前同事歡送會

來到有段時間沒來位於巴黎西邊各大公司聚集地的拉德芳司。到站後我在地鐵站裡感到莫名的焦躁,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群面無表情地快速通行,我馬上融入環境板起臉來且還要小心不要讓生人靠近碰撞。這次遇到不少更有組織化的乞討人士。今晚遇到的都是女性乞討,分佔地鐵內外。有些在角落,有些就直接坐在地鐵內人來人往的月台正中央。有單身一人,也有手抱看起來頂多六個月大的嬰兒,還不忘把嬰兒轉向人群那一面讓大家看的更清楚博取同情心。和以往我遇到不同的是她們大聲用不知那種語言不停地叫喊。大多數人都趕路回家並不會特別停下腳步注意她們。當你每次出門都會看到類似場景時心是會麻痺的,真的太多了。這裡和往常一樣的另人頭痛,一刻都不想久留,但我得找到我要的八號出口。怎麼找都找不到,趕快隨便找個出口先逃出此處再說。一號出口就是你了。我先上岸透風,呼吸另一種空氣回神。

平常如果不是因為上班真的不會沒事來這裡。今晚是來參加前公司的一位前同事的離職歡送會。我已經離職五年多了還來參加的感覺蠻妙的。其實之前也有兩位同事離職邀請參加,但我沒能前往。那是我在法國第二個待過的公司,非常有人情味,同事間都非常好相處的一間公司。每週五我們會輪流帶可頌請全組的人吃,最高紀錄帶 80 份可頌或巧克力麵包的經典法式早餐,咖啡等熱飲則是有自動機器免費無限暢飲,但沒有好喝到一直想喝就是了。那段日子裡生活就是全心全意地投入工作,反正除此之外也沒有其他要事要操心。那時我不在乎最晚下班又最早到,到後來小胖都提醒我不要太誇張。現在想想那叫做年輕不懂事。(哈)

歡送會最後剩下我和一位離職一年轉戰顧問業的前同事 A 和歡送會主角即將前往亞馬遜的同事 B 聊天。一聊就聊了快三小時。還好同事 B 準備了豐富的慶祝會食物,讓我們吃好、喝好,要不是隔天要上班,大家應該會繼續聊。除了聊公司近年來不停改組和幾位同事的來來去去外,A 同事也和我們分享令人摸不著邊的顧問公司文化。聽的我和 B 目瞪口呆,似乎符合之前聽說的傳聞。前公司的氣氛好,同事間都不吝於分享和提供在工作上的幫助,我們很難理解為何會有公司的文化是製造同事間彼此競爭,目的是把同儕拉掉而自己佔上位, 大家不都是出來領一份薪水養家活口的嗎?何苦如此互相為難?

我們三人同一世代,各差一歲。不同於 AB 兩人在公司分別待了 12 和 8 年,我只待了兩年就離開了。但大家最後離開的理由多少是為了有更好的薪資待遇。在我們的工作領域內要加薪就是得離開。不然就是等公司知道要離開了才可能願意談加薪。B 同事就曾經提出辭呈兩次,最後都被以加薪慰留。A 則是薪水低於業界,主管每年都替他爭取加薪,加薪幅度不高就向人資爭取獎金,但人資總是很多意見。總而言之就是主管覺得好用想留,但人資覺得貴。而我即便公司願意加薪最後還是決定離開,連細節都沒有談。多少因為那時我已經準備想要生小孩邁入人生的另一階段,認為得在之前跳出舒適圈。另外唯有換公司才能一次提高到能讓我專心備孕的生活條件。一個人的薪水也可以養家的概念。那時我猜想一但有了孩子,我那原本就很渺小的事業心可能會完全被熄滅。事實是最後結果也離當初預測的不遠就是了,現在反而覺得舒適圈其實也不錯。最喜歡的地方是家裡。(笑)

聊完晚上九點多,和 A 在大廳等 B上樓拿東西再一起走出大樓各自回家。等待時我向 A 開完笑說這個時間你應該還有不少同事們在挑燈工作吧!?我倆互笑。沒多久B下樓一臉大驚地說居然還有人在辦公室?三人互看不約而同地說是瘋了嗎?B 繼續說自從公司搬到新大樓後他就沒有很晚回家,因為他直接把電腦帶回家工作。哼!那還不是一樣。大家說著說著又笑了。

走出大樓映入眼簾的是處處點燈的拉德芳司。即使大多數的人已下班回家,某些大樓還是有守衛。清潔工也可能在大家都下班後才開始工作。這樣空盪盪的拉德芳司我比較喜歡,趕快再深呼吸兩口氣。回到家已超過晚上十點,大小兩寶都已睡到在打呼。夜深人靜,些微疲憊但能和昔日同事見見面的確令人開心。年紀大了,這樣的下班後聚會只能久久一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