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早產紀錄 (六) 邁向擠母乳之路

對於餵母奶i這件事我視為是理所當然的自然行為,前提是得有奶。小孩還沒生出來前我只知道我要餵母奶,但沒想過要怎麼餵。我心想反正產前媽媽教室會教,所以不用急,只是沒料到會那麼早卸貨。

記得剛生完回到病房沒多久護士就有詢問我要不要餵母奶,我點頭如搗蒜地說要。沒多久該護士便拿一台單邊電動吸奶器來我病房說這是幫我刺激乳腺的,如果現在不開始擠,之後會沒奶,因為我兒子短時間內還不能吸奶。懵懵懂懂聽了護士不到二分鐘的操作解釋後便開啟了我的擠奶之路。

後來才知道產後前三天擠的都是初乳,有點稠密,根本流不到瓶底。還好兒童醫院的小兒科醫生向我解釋要擠初乳。帶有抗體的初乳對早產寶寶很好,照顧兒子的護士會將初乳塗抹在小孩嘴裡,不會再特別殺菌。 初乳應該是直接用手擠擠到小瓶子裡最方便。如果我有上到媽媽教室哺乳這堂課的話,應該就不會這樣呆呆的用擠乳器擠初乳了。在兒童醫院母乳供應中心 (lactarium) 專業人員的指導下我手擠了不少初乳。擠到約40毫升左右,醫院人員說:「量夠了,寧可多擠幾次,每次擠一點點分裝在小瓶也不要一次擠太多,因為不確定護士開瓶後如果沒用完還會不會再次使用。」 當晚回到生產醫院吃完飯後我馬上開始一個人的手擠初乳手作活動。

殊不知這一擠讓我當晚睡著睡著睡出兩個石頭胸。約凌晨五點突然感到胸部有點疼痛、硬硬的。原本想繼續睡,但實在是睡不著,胸部真的硬到都快要爆炸了。問護士該怎麼辦(真的很白目的問題…),護士說那就要擠奶啊!頓時恍然大悟,我隨手拿起新的小罐子,開始專心徒手擠奶。慢慢擠也可以擠出二十、三十毫升,擠到後來軟綿綿的胸部終於回來了。後來巡房護士很驚訝看到我正在手擠,趕緊告訴我要用電動吸乳器,不要用手擠,太辛苦、太可憐了。 不過我倒是不覺得手擠辛苦,反倒覺得有趣。且對我來說醫院的吸乳器不好用,還是我的雙手較實在、靈活。想到能為在保溫箱的兒子做點什麼,我又擠得更起勁了,反正晚上在醫院也沒什麼事做。如果沒有睡意我就動手擠擠初乳,擠完即交給醫院護士拿到專用冰箱保存,等到隔天再帶去兒子的醫院給兒子喝。

產後前三天用手擠還可以,但隨著奶量的增加勢必還是要靠吸奶器,不然真的會覺得每天只做擠乳、吃飯、睡覺三件事。

產後住院第二天助產士即開給我一張吸奶器租借診單並給我幾家提供吸奶器租借的廠商目錄。

這又把我和小胖搞得有點緊張,那麼多家要選哪一家?且這件事得列為優先處理事件,因為胸部不等人。如果間隔太久不擠奶,石頭奶即會再現。當然助產士也不是丟下租借目錄就走人,還是有給我些建議,如哪台機器較好、哪個機器絕對不要租。怎麼那台絕對不要租的機器看起來有點眼熟?那不就是放在床旁的醫院小藍吸奶器。在醫院試用過後我也知道不要借那台。

經過小胖的研究,我們後來決定租 Medela 的 Symphony 電動雙邊擠乳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