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選擇私立幼兒園

凌晨五點,小胖走進房門和半睡半醒的我說:「確定有位置了!」兩人終於放下心中那塊大石頭。交件後,經過半年多的候補,兩階段的面談(試),勇哥今年九月開始的幼兒園去處終於塵埃落定。過程比我聯考或找工作還緊張。工作沒有唯一,隨時都能找。但孩子三到六歲的人生只有一次,容許我說不可失敗。我會怕,怕遇到糟糕的學校;怕遇到不負責任只想當安穩公務員但沒有教學熱誠的老師;怕孩子不喜歡學習環境進而排斥去學校或學習。身為父母,我和小胖必須盡量避免讓勇哥失去學習動力和好奇心的情況發生。

法國幼兒園制度

法國幼兒園分為公立和私立。公立免學費,但餐費和各種活動都是依家庭收入收費。採就近入學原則,師生比最高可到一比三十,每班除了老師外會配有一名協助人員。私立有分兩種:和政府簽約(sous contrat) 和體制外完全獨立(hors contrat)的學校。前者(sous contrat)大多數屬宗教學校但不同信仰的學生都可入學,也沒有硬性規定上宗教課。因為有政府補助,學費較便宜但學校也因此須遵照政府的課綱和規範,老師也同屬公務人員由政府支薪。後者(hors contrat)屬體制外學校,有自己的課程和教學方式,沒有政府補助,所以費用較高。勇哥即將要去的幼兒園屬於後者體制外的全自費學校。

在家自學的可能性

法國義務教育從三歲開始,除了去學校外,也可以申請在家自學。早在去年開始,我就有在關注在家自學的資訊,一直不排除這樣的學習方式,也很想嘗試,但總被小胖以「小孩要有群體生活」為理由而打回票。不過我想他主要是希望我繼續工作賺錢,完全忽視我想當全職媽媽的夢想。(笑)封城期間和小胖對孩子的教育方向有不少的討論,一致同意九月如果因為疫情,在學校的活動因此受到諸多限制的話,我們就讓孩子在家自學至少一年。兩人也開始默默地各自準備自學的教材和道具,想說至少這個暑假先試驗一下父母雙方的能耐。至於分發的公立幼兒園,經過思索,我也向小胖表明完全沒興趣。主要原因是純法文環境、校園環境令人沮喪、有負評、一班學生過多等問題。套句通俗的話就是學區不好。學區好不好的標準界定有點主觀,但十三區是社會住宅大本營也是事實。小胖則是覺得該幼兒園人數過多,有近三百位學生,可以想像會有多麼的吵雜。我也很難想像一個老師面對三十位學生時如何將心思花在每位學生身上。因為我們倆都不滿意這間公立幼兒園但又不能申請更換,所以連面談都沒有約,等於直接放棄。

申請私立蒙特梭利幼兒園

除了自學和公立幼兒園外,只剩下私立這個選項。去年十二月小胖無意發現家裡附近有間蒙特梭利幼兒園,一開始我們只是看看而已,但越了解越心動,隨即一月就提出申請。申請文件裡附的動機信還讓我和小胖腦力激盪了好幾天,修改數次。最終我們還是動作太慢,只能排後補。後來我才發現有些家長是小孩兩歲時就先送去佔位子,等到三歲直升幼兒園三到六歲混齡班。為此我有點怪自己太大意,從沒想過孩子幼兒園要提前卡位這件事。當初公立托嬰有位置時還想說可以輕鬆兩年不必搶位子,真是太天真了。如此搶手的私立幼兒園最後怎麼會有位置呢?這也算是我們幸運。封城期間有些家長決定舉家離開巴黎到外省生活,他們在那有房子,學校也找好了。此外也有家長因為疫情關係,工作受到影響,所以無法繼續負擔幼兒園的費用。所以如果沒有武漢肺炎封城,我們是不可能排到位置的。

從選擇公立到私立的觀念改變

曾經我和小胖一直認為小孩讀公立學校就可以了,畢竟我倆一直都讀公立學校,到現在也還不是活得好好的。沒生小孩前,聽到有家庭一年(其實只有十個月)花三十幾萬台幣給小孩上幼兒園,我會說這家長瘋了,有錢也不是這樣砸的。沒有小孩前,聽到有家長讓小孩去上雙語幼兒園或私立雙語小學等,我會說應該沒這個必要,之後沒那個環境,英文還不是不會說。但事實證明有小孩後的確讓我和小胖的腦筋轉彎了。經過考量還是希望在能力範圍內給小孩不同的多語環境。私立學校不便宜,但也只比我們現在的公立托嬰貴一點(巴黎公立托嬰按家庭收入分等級收費)。費用也是我們決定試試看的原因之一。與其去公立幼兒園什麼都要付最高費用「被歧視」,還不如去私立尋求低的師生比和更多元的環境。既然法國什麼都要公平(égalité)和團結(solidarité),連就學也要強調混合(mixité),那我們只好去尋求真正的「公平」和選擇「混合」的對象,至少勇哥和他以後的同學們的學費、課外活動費用和餐費是一樣的。

回訪托嬰中心

上週帶勇哥回去托嬰中心看主任。到門口時勇哥一開始以為我們要送他去托嬰強力反抗不願進入。仔細和他解釋托嬰沒有開只是來看主任聊聊天而已,他才半推半就地被拉進去,但到後院後又開始玩起來,時不時還在主任旁當跟屁蟲。牆上托嬰中心手寫菜單還停留在三月中封城封校前一週,有種一切恍如隔世的不真實感。主任知道我們確定去私立幼兒園後,馬上和我們表明這樣的決定是對的,連她都把自己的小孩送去私立。因為工作和身份的關係,她不能建議家長將小孩送私立,但既然我們已經確定了,話題就可以聊開。主任說送私立至少不會三不五時就罷工,然後又無奈的補充「雖然罷工是一種權力」。當初選學校,我是沒有考量到罷工的問題,但可以想像常常要和孩子解釋今天不上學因為老師罷工,這樣的教育是要帶給孩子怎樣的觀念?等到孩子上了國、高中,變成他們主張罷課嗎?這個國家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大家都要求權力,但沒人想盡義務。相較於台灣不少(自)媒體推崇法國的教育制度,我個人多少是不以為然,持保留的態度。現在自己唯一的孩子要開始就學,接下來的挑戰才要開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