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7 熊寶貝

法國學校停校已兩週半,不意外開始出現「小孩程度會落後」、「家庭資源不同造成學習不公平落差」等輿論。法國教育部長也指出約 5% 到 8% 的學生老師聯絡不到人。法國政府想到的補救方式不外乎是讓老師能寄送紙本教材給家裡沒有電腦網路的孩子、復活節 …

巴黎封城日記 16 一肚子氣

晚上九點,蓋起筆電,結束今天工作的收尾。坐在矮凳上監督勇哥洗澡玩水,試著理出今天的混亂。其實沒有心力和動力記錄今天的封城日記,但這算是對自己的承諾,所以能寫下多少算多少。 今天是封城以來最辛苦的一天。不同於封城前一天的慌亂和無助,今天的感覺 …

巴黎封城日記 15 新任務

夏令時間延後一小時的後作用力在今天早上才慢慢浮現。起床時還頭昏腦脹,請小胖幫我準備咖啡的同時還必須隔空品嚐勇哥幫我精心準備的虛擬早餐。看他心細地提醒我燙燙,要趕快吃時,我也只能慢慢品嚐(得裝一下很燙嘛!),心想咖啡到底何時好?等阿等,順便陪 …

巴黎封城日記 14 盤點蔬菜水果

夏令時間今天開始。少睡一小時還不打緊,外頭風大像是颱風來的前兆,即便是隔兩層玻璃窗,呼呼呼聲聽得一清二楚。在法國這個天災少的歐洲大陸來說,已經算是不尋常。整天窗戶關緊緊,勇哥在陽台放風不到一分鐘就說冷,轉頭要進門。下樓放風十幾分鐘也是被風吹 …

巴黎封城日記 13 怎麼可能會無聊

週六一早6點45分鬧鐘響前,我眼睛自動張開。高興五秒後馬上和勇哥兩人眼對眼。是的,他也醒了。就這樣我們在床上拖到七點鬧鐘正式響起,全家才起床。在家的日子,特別是不用上班時,多少讓我們捨不得睡太晚,還是說這幾天下來調適較好了? 窗外依然好天氣 …

巴黎封城日記 12 亂中有序

早上七點鬧鐘一響,張開眼勇哥已坐在床旁。小手先將我的手機遞給我。當我再次伸出手試著找眼鏡,發現找不到,看著勇哥,他微笑地交出眼鏡。戴上眼鏡確定鏡架還安好,還算看的清楚,鏡片應該沒有太多指紋痕跡。 早上一樣的愜意,吃完早餐後晃個神,應勇哥要求 …

巴黎封城日記 11 小日子

昨天有提到自從封城以來,雖然多少有關心一下疫情的發展,但沒有特別關注細節。封城來到第二週,不少討論現在已經淪為口水戰策略,似乎不少人都想在上分杯羹,從疫苗的研發快篩和治療等,只要和疫情有關的話題,似乎背後都有金錢或是政治的意圖。無可置疑台灣 …

巴黎封城日記 10 工作之外還是工作

週間寫封城日記好像也沒什麼好寫的,因為基本上就是工作日記。今天一整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連窗外的風景都能多瞄一眼。還好和小胖兩人算是有默契,彼此抓空檔分別陪勇哥玩不同的遊戲。晚餐也簡單的將昨天的剩菜再拿出來熱一熱。但從早上九點半到下午五點半幾 …

巴黎封城日記 9 平凡安穩的一天

一樣的模式開啟新的一天。我的起床儀式,應該是醒來後直接走向廚房,熱水煮咖啡和準備早餐。今天早餐準備了豆漿和黃豆渣拌麵粉的煎餅,配上快吃光的奇異果。勇哥喝了生平第一口豆漿,表情是「我被騙了」,接著吵著要喝牛奶。這樣也好,我的濃豆漿只有兩杯,很 …

巴黎封城日記 8 存活戰略

新的一週意謂著開始上班日。經過前一週洗禮,本週的存活戰略勢必要調整。首先寫下今天一定要做的事一項和必須專注的一個工作項目,然後就隨機應變。 早上七點起床,由我開始陪伴六點多醒來等爸媽的勇哥,不吃早餐的小胖則專心工作。今早翻的恐龍書雖然畫風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