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一跤的後續

事發第二天去看了家醫生,總覺得沒看醫生讓它自然好就是不保險。

家醫生看看、按按膝蓋周圍,因為有傷口,所以消毒後貼沙布。

好了,這樣就好了。 這不是和我們自己在家的陽春自救法沒兩樣嗎?

醫生說這還會痛個一兩天,

之後如果還很痛,那就要去照X光。23歐元看診費。

第三天,我很乖乖的在家工作以便讓腳休息。

按時塗抹消腫藥膏。

還很高興漸漸較不痛,也慢慢消腫了。

當晚睡前也順勢準備好隔天要上班的衣物。

DSC03926

第四天一早一拐一拐地正要出門時,小胖還再三詢問:「行嗎?你能走嗎?」

我回:「行啦!當然可以。比起前兩天好多了,至少可以移動,只是很慢而已。」

就這樣開始了平常就要一小時的路程加車程。

路程的確比我想像的更遠些,畢竟腳殘跟快腿對距離的認知是有差的。

好不容易撐到最後一段衝刺區,從電車走到公司的最後十分鐘路程,

發現自己真的是孤伶伶地一個人慢慢拐。

和自己同班列車的人都早已遠離,連下一班車的人群都趕上我了。

頓時聽到,有人在背後叫我。

原來是我的主管啊!

就這樣他陪我用極慢的速度走到公司。

到了公司不誇張,我整個人上半身都流汗了,像快走好幾圈操場。

當天安穩的工作一整天,頂多是換了張固定的椅子。

因為平常坐的椅子雖然非常舒服但會移動,所以不好固定腳。

同事們也都交代如果我要拿什麼、需要什麼就和他們說,他們會幫我。

但我都覺得我還能走,不想麻煩別人。

晚上七點多要回家時,一開始還把電腦留在公司,準備去上個廁所後就回家。

就在上完廁所的當下,右膝感覺到一股很大的陣痛, 感覺關節要裂了似的。

痛到我敲著廁所牆,擠眼張口做著無聲的吶喊,好痛啊!

短暫但令我心驚的陣痛過後,決定返回辦公室拿電腦,那時我想隔天是來不了公司了。

我當下只希望能回的了家,不用叫計程車。

還在辦公室的兩位同事看到我突然折回且面有難色,就問需不需要陪我回去。

其中一位正要離開,就陪我走了二分之一的回家路程。

到了家裡附近的地鐵,也請小胖拿支雨傘來接我以便我能有隻拐杖減輕右膝的壓力。

沒想到雨傘到手一壓,手把竟直接斷裂!

當場把那支中看不重用的傘丟到附近的垃圾桶。

好吧!只好拉著小胖充當行動拐杖。

自此我就覺得三不五時膝蓋有隱約的疼痛感,只好乖乖地休息,連拐杖都買了。

其實我一直都很樂觀的,還和小胖說會不會他終於買了拐杖,我都沒什麼用到就痊癒了吧!

他這時居然很淡定地說這是永久的投資,不會浪費。

這樣說也是沒錯,他的意思是下次摔傷就有現成的配備了?

DSC03927

今天是事發後的一週,安排了照X光,之後再回家醫師那回診。

X光片的看診師更是冷酷,看片時直接和我說骨頭沒斷,除此之外他不知道他還能說什麼…

妙的是之後家醫師看到我的情形後說,看診師是專家,他應該要更能夠針對我的狀況給予解釋和建議…

當我問到腳需不需要熱敷,得到的回答是任何我覺得能紓壓的方法都可以試。有問跟沒問好像沒差…

就這樣家醫師最後還是把我丟給專科醫師,因為他似乎也沒辦法多說什麼除了開給我止痛藥外。

於是回到家再掛號找專科醫師,要知道為何我膝蓋只要移動或腳落地走幾步就會疼痛。

在法國每一次的掛號看診都是不一樣的地方,

不像在台灣一進大醫院,當天搞定。

要抽血、驗尿、照X光,同一個地方,不同樓層,一天搞定。

這也是為什麼在這看醫生,我真的是需要才去,畢竟那真的是傷神要費時。

並不是每個主管都接受員工在家工作,就算允許大多也是有個限度的。

我真的好想快變正常人,做我的上班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