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包差點不見的啟示

二月某星期一早上正趕著要出門上班,出門前臨時找不到錢包。眼看出門時間越拖越晚,不禁也慌張了起來。與其說是慌張倒不如說是有點生氣,氣自己怎麼沒有在出門前早一點先檢查好包包,氣自己怎麼會把那麼重要的東西搞丟。

但找不到就是找不到,該出門上班還是得出門。給自己三秒鐘深呼吸,靜下心,生氣也改變不了找不到錢包的事實,先接受現狀,也許上班路上慢慢回想可以想出個所以然,至少我是這麼希望的。當天在家的小胖也在我出門前安慰我說他送勇哥托嬰回家後會仔細幫我找。

出門前情急心煩之下,頓時覺得自己的包包很重。當下把所有的東西從包包裡拿出來,只放回一本書、一支雨傘、水壺後再次提起,包包輕多了。即便心繫不見蹤影的錢包,但揹著減重一半的包包走在路上的心情卻是莫名的輕鬆。

坐地鐵通勤時大腦不停的畫面倒帶到上次看到錢包時的記憶畫面。追溯到週六帶勇哥去看醫生時有用錢包裡的信用卡付款,該不會將錢包遺忘在診療室?又或者是在逛週日市集時被偷?怎麼想都想不出個頭緒,正當腦中陷入僵滯狀態時,腦中閃過一個接二連三的問題。「怎樣做才能改善現況?」、「要如何避免類似的事件再發生?」、「如何從這次的事件學到教訓?」。畢竟後悔是無法改變已發生的事實。

如果這個錢包真的不見了,我到底損失什麼?換句話說,錢包裡裝些什麼東西?除了兩張銀行卡、社會醫療保險卡、私人醫療保險卡、借書證外,似乎還有一些卡、但到底有什麼卡我實在不太清楚。至於現金,好像也有一些,但是有多少也不清楚。好像有鈔票,也可能有一點銅板。原來我對自己錢包裡有什麼並不清楚。

正當我覺得有所領悟開始慢慢釋懷時,接到小胖打來的電話。電話另一頭的他告訴我不要擔心,錢包找到了! 還在地鐵裡的我意外冷靜地小聲問:「真的嗎? 在哪找到的?」得到一個讓我至今都想不透的答案,錢包是在勇哥的推車下面的籃子裡找到的。問題是錢包怎麼會在哪裡呢?我從來沒把那裡當做放錢包的地方,難不成是掉到籃子裡而沒發現?不管答案是什麼,圓滿的結果讓我自己覺得很幸運,回到家後看到那失而復得的錢包一臉苦笑,還好一早自己沒有因為找不到錢包而大發脾氣,人生苦短,何必讓負面情緒阻礙自己迎接正面能量。

事後我想也許上班時根本不需要帶錢包出門。 以過去幾個月上班的情況來說,我幾乎不會有用到錢包的機會。因此隔天我決定來做個生活小實驗,決定不帶錢包出門。包包裡只有手機、公司識別證、地鐵票、一本書、一支筆、MP3、一把雨傘,另外還有帶中午便當。過了一個禮拜實驗,證實沒有錢包在身上對我生活並沒有任何影響,一樣的上下班,一樣的通勤模式。原本想繼續這樣沒有錢包的上班生活,但小胖提醒我還是帶一張提款卡在身上以防萬一。他的提醒也不無道理,因此我開始多帶一張提款卡在身上,又再測試一個月,不僅生活上完全沒困擾,心情上反而輕鬆了些。

從這次的錢包差點不見突發事件,我發現生活小細節的混亂(如包包裡很亂)多少會間接影響生活情緒。譬如找個東西,包包裡翻來翻去盡是不需要的東西,心裡多少會阿雜。我也因此對自己生活習慣上做了兩個小調整。

首先,如沒必要,上班現金,特別是零錢。上班通勤時我沒有購物的需求。通勤路線經過的也都是住宅區,所以帶張信用卡真的只是以防萬一。

再來,減少隨身攜帶物品。只帶需要的物品,包包變輕,身心靈也會間接便舒坦。以往我總會準備至少一本書、一本雜誌和一些有的沒的。想說如果手機沒電,還有書可看。但老實說通勤的時間頂多就看一本書裡的幾頁。更別提有時我還會英文、法文和中文都各帶一本,自以為可以依當下心情任意選擇。但事實是很多時候根本連一本都沒有碰,所以是白白帶了三本書出門增加包包的重量。不過考量手機還是會沒電的可能,如果當下精神好又不想腦袋放空「浪費時間」,身上還是會帶本書以防萬一。至於是哪本書,就拿書當下覺想看的書。有了這個小改變後,至今的確也不太會出現帶了好幾本書,但一本都沒碰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