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 在家工作也瘋狂

這週開始法國政府正式執行限制無必要的行動來因應武漢肺炎的疫情擴大。雖然早知道可能會有封城這一天,當它真的到來時還是有那麼點不真實感。

一週前還在通勤上班的我每天早上擠地鐵時心情都很不好,懷疑自己為何得出現在那樣的場合。明明可以在家工作,公司為何遲遲不宣布,只會每天寄郵件通知關於疫情和遠距工作的相關措施,然後呢?一週內從同事疑似不舒服(後來確定非武漢肺炎),主管要求和他接觸過的人員馬上回家遠距工作、公司不同樓層有人確診,整樓層人員馬上回家遠距工作、總統第一次演說宣布隔週開始停課,能遠距上班就遠距上班、總理隔天宣布非必要性商店都得關門。總統演說後,隔天公司終於正式通知全體人員遠距工作,非必要不能進公司。

我們正在經歷歷史性的一刻。從沒有一個世代會有政府大規模和平地(疫情源起國家例外)要求大家待在家,然後還給你錢(技術性失業)。一開始我覺得很好,能不要通勤在家工作,的確輕鬆很多。撇除有些工作項目當面溝通可能較方便,在家工作可以免除不必要的工作社交,會有種時間變多、比較不累的錯覺。在此之前我雖有在家工作的經驗,但都是先把勇哥送去托嬰,再回家坐在電腦前沒人干擾。對於第一次要開始在家邊工作邊育兒,我開始感到焦慮和不安,因為我了解自己孩子現階段的需求,很難等待。

在正式上演在家育兒工作同時進行前的周末,我在心裡預演工作和陪伴不滿三歲的勇哥共存的可能性,只是怎麼排演都不成功。週一這天正式到來,從早上起床喝黑咖啡時我就開始皮繃緊,想著兒子何時醒來?那種暴風雨前的寧靜感你懂嗎?當九點開電腦發現原本安排的會議取消時,不誇張我如釋重負。轉頭看著早餐果醬吃滿臉的勇哥,靜靜地欣賞他那隨興不羈的細髮。這時「如果不需要工作該多好」的聲音一直在我腦後響著。

此時小胖早已在另一頭展開一連串的線上會議。為了不被干擾,他躲到房間裡,而我正式成為陪小孩的那一人。早上十點前公司業務來電,剛好中斷我和勇哥臨時隨機的說故事時間。眼看我接起電話,慢慢離開他,勇哥當下不明白為何媽媽去做別的事不講故事了,而我接電話前又沒能來得及好好地和他解釋。勇哥心急哭了出來,便開始加大音量喊著故事書裡主角的名字「崔西崔西」…。電話另一頭一定聽得很清楚,但我故作什麼都沒聽見,其實心頭上更是煩。

十點了、十點十五分了、十點半了,我發現一切就如週末腦中想像預演的一樣,勇哥醒著時,完全不可能坐在電腦前工作,哪怕是十分鐘的專心都是奢侈。即使我從來不會在孩子需要陪伴時,期待能夠坐在電腦前做任何事,但如此的「吼!為什麼我還要工作?」的不滿感再次充滿整個腦袋。

簡單的抱抱、說故事、看似胡言亂語地和勇哥對話等都是急不來的小活動,我是如此渴望能夠慢慢地品嘗這一切生活小細節,但那該殺的工作卻在一旁束縛我的心思。不是因為我有什麼重要的事該完成,而是遠距讓我覺得上班時間不該離開電腦太久,要讓同事找的到人的莫名感。

當我覺得快瘋了、快撐不住了便呼叫小胖,提醒他別忘了不是只有他一人「在家工作」。然而他的一句「快好了」並沒有平緩我的情緒。當我聽到他和同事聊到「病毒」時更是心中一把火!「你就不能顧他一下, 讓回我個訊息嗎?」隔著門外大喊。

「再十分鐘就好了」房間傳來的回覆,此時我真的完全洩了氣,右手扶著額頭,癱坐在工作椅上,胸口悶悶地感覺快不能呼吸。這本是個多麼美好的早晨,本應該是優雅地慢活,我怎會把自己搞到如此田地!

可怕的不是孩子不離身,而是那明知工作不緊急,但因為在家工作完全無法專心的無形束縛。本來就沒有事業心的我真的完全不想工作,只想專心陪孩子。此時我開始從急躁感到不公平和生氣。

為什麼我因為公司允許遠距工作就不能請照顧假?為什麼別人可以技術性失業,我得遠距工作?

為什麼我因為有工作而不能領任何補助,而別人因為無業可以領政府補助,甚至時間更自由可以隨時回台灣快活?

如果失業該多好,可以領救濟金又可以專心陪孩子!

如果找不到工作,可以理直氣壯地在家當全職媽媽該多好!

不同思緒來回鬼打牆,我和小胖說再這樣下去我會憂鬱,而且現在這個時期看醫生可能沒那麼容易、想到就更憂鬱。此時我脫口說出我好想辭職。明明少了我的薪水,一家人還可以活得好好的,為什麼我要工作?

另一頭在家工作較有經驗的小胖可能也被我的失落感嚇到了,趕緊接手說要顧勇哥。但為時已晚,那種埋怨無助感久久無法散去。小胖一旁不停地和我說就別管工作了, 這個非常時期每個人的效率都不好,且現在大家都在講病毒沒人會管你工作如何。這種安慰完全沒用,因為我只在乎為何不給我直接放假?

下午接到人資的禮貌性關切電話,想確認員工們是否安好。 我道出了一整天的快發瘋不滿,想知道有沒有其他的員工和我有同樣的處境。如有,他們又是如何克服?方法不外乎是請有薪假、夫妻或家人間協調分時段帶孩子。

請假目前我排除在外,除了工作進度上有期限外(請了以後還要還,不划算),假期得累計回台灣(遙遙無期)或帶孩子做追蹤、看醫生時使用。而且為何不用在家工作的人可以請在家照顧假或技術性失業,而我得用自己累積的假,所以完全不考慮自己請假。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我和小胖必此要分工協調。雖然之前彼此都知道該這樣做,但執行起來都過於隨興。才第一天就把自己搞到快發瘋是我預料但完全沒感受過的。

下午有兩場不急,但還是得加入的會議。最後勇哥下午三點半才棄械投降睡午覺,讓我得以參加第一場會議。然而第二場才開始沒多久,人就醒了。可想而知又是一場混亂,關靜音,我無視兒子的哭喊,小胖見狀,試圖安撫拉走兒子。無奈地看著我,夫妻兩人在家和學齡前的大勇一起工作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已經接近傍晚六點,我已無力,會議聽一半就算了,索性放下一切吧!心已經飄到準備晚上八點要總統第二次演說。聽完沒多久全家上床準備入睡。醒來後才得知晚上十點內政部長有宣布封城,而這勢必是隔天的唯一熱門話題。

這天可能是小胖接下來兩週最後一次外出採買,回來時很得意地秀出兩包洋芋片,告訴我如果我們這段期間感到沮喪時可以吃。

才買兩包? 當場直接開一包來吃,一整天都很沮喪啊!果然我適合在家不工作。

2020031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