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2 調適後看到的美好

經過第一天的挫敗和無助後,第二天不能再如此下去,不然我可能會精神分裂,最後即使開城也得請六個月的「病假」,有班上不得。由於前晚九點多睡著,凌晨三點半我就醒來且完全沒有想繼續賴床再入睡,算是人生另一個第一次。夜深人靜,心情較平穩,決定開啟電腦紀錄封城前後的心境。最重要的是透過反省,想辦法優化生活,避免重蹈覆轍。

還好我起的夠早,反省時間還算足夠,因為勇哥五點半就站在客廳門前抱著三隻嘟嘟開心地對著在電腦桌前的我叫媽媽。怎麼辦,他看起來精神很好耶!念頭移轉,關起電腦,馬上以趕羊的方式將勇哥帶回床上全家(爸爸一直睡很熟)繼續補眠到七點。

接下來該來的還是要來。又要開始工作育兒兩邊穿針引線,今天就以兒子為重點,其實也沒有選擇,因為小胖也是這裡一會、那裡一會。

不用通勤、不須趕著帶孩子出門去托嬰,早上悠閒多了。吃完早餐還不到八點半,小胖早已開始工作,勇哥自己玩火車,而我則是盡量放空準備迎接等下就開始的「混亂」。

早上九點,全家一起見證兒子拉在小尿桶的第一顆屎,爸媽大力鼓掌,兒子被誇到整個人都得意了起來。何時才能戒尿布呢?才早上九點,就覺得今天發生了不少事,今天要讓一切慢慢來。和小胖也先約定分工,相較於他整天會議滿檔,我「只有」早上和下午各一個會。為了不受到干擾,需開會時我躲到沒書桌的房間裡跪在床頭前開會,將客廳讓給小胖和大勇。小胖的職責就是在我開會的這段期間,不管如何都不能讓兒子闖入房間,不然媽媽可能又要崩潰了。這次爸爸安排玩黏土。依據過去經驗這個活動一次可以擋一個小時,且勇哥幾乎可以自己玩,算是我們的絕招。只是才第二天就拿出絕招,這樣好嗎?但顧不了那麼多,前一天身心靈受創太深,先挽救現況較要緊。這和國安基金進場護盤是一樣的道理。

來人啊,這樣是要怎樣工作啦!

封城從今天中午12點開始執行。不意外一整個早上巴黎出現出城潮。從家裡的陽台觀察外頭有多少人在走動,還剩幾台車停在馬路上、行人行走時有沒有保持間距等都成為小胖的觀察重點(怎麼那麼閒?不是工作滿檔嗎?),時不時向我提起這些人怎麼都不聽勸,但老實說我真的不在乎。還困在在工作時間裡的我,對這些現象也沒心思多關注。此時倒是想到在這個非常時期小偷和闖空門可能也會間接失業吧!算是好事。

玩爸媽的工作椅也很有趣。只是椅子給熊坐了,爸媽要坐哪工作?

到了中午該吃飯時,早起的勇哥決定要睡覺且一睡就睡了三個小時!這真是天下掉下來的禮物,雖然時間點有點怪怪的,但讓我在工作之餘還有空檔包水餃調劑身心,舒緩情緒。邊包邊吃,先大包特包,之後台灣胃呼叫時就可以馬上滿足。平日白天包水餃怎麼讓我有幸福的感覺。

勇哥會睡到何呢?不會等到爸媽要開會時才起來吧?事情就是那麼剛好,勇哥三點醒來時剛好我下午唯一的會開始,因為真的離不開身,只好請同事稍等,讓我先處理小孩。半小時後我才繼續原本的議程,還好此時小胖有空檔能接手,再擋一個時段。開完最後的會,老實說我整個壓力都放下了,接下來就算有事情要處理,時間都能自己掌控,不用擔心孩子在旁不時會出現大叫。此時玩到一半的勇哥,突然停格,喊著吃東西吃東西。沒有會要開了,走,要吃什麼媽媽都滿足你!

傍晚六點,我看勇哥已經快四天沒出家門跑跳,首次讓小胖帶勇哥去大樓後方私人用地放放風。因為沒有出大樓大門,所以不需要填寫證明。一開始小胖還不願意,覺得尚未到需要放風的時段,看著我瞬間變臉,自己就準備去換衣穿鞋了。

看著新聞報導巴黎各大車站趕在封城前的棄城人潮,我們其實不太懂為何要冒著不明風險急著搭火車或飛機離開原本居住地。的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此時搭大眾交通工具移動真的是有可能帶著病毒移動。我們家沒有鄉下別墅,回台灣也得另找住宿地點(防疫旅館好像也都滿了),最簡單的方式就是死守巴黎小公寓。然而這樣的生活其實一點都不苦,比起要在前線照顧病患的醫療人員,待在家裡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比起經歷戰爭、種族屠殺、宗教迫害、身處極權國家或隨時會被消失等的恐懼,每天在家有得吃、有得喝,不缺水電和暖氣,是哪裡辛苦呢?有什麼好忍耐的,好好利用的話,這應該是一段難得的「美好時光」。我一開始就想把這段時間當成可以「休息」的特別時期。休息不是指攤在床上什麼都不做,而是將生活步調放慢,重新體驗生活的本質。可以自己陪伴孩子,不用因為得工作而送托嬰是我期待已久的,現在可以短暫實現,真的要好好珍惜。看來第二天的我已經開始慢慢恢復元氣,要繼續保持下去。

202003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