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3 兒子奔跑吧

這一天從早上五點半開始。早上九點半的會議以為靜音,應兒子要求發了幾個動物模仿聲,結果另一頭所有人聽得一清二楚,超級丟臉。算了,鬧劇已發生,兒子開心大家開心。勇哥中午吃完由小胖準備的皮薩後沒多久就午睡。披薩每次出場,勇哥都會哇哇哇。「好好的吃,然後趕快睡」則是我看他一口接一口吃得很滿足的心聲。兒子你聽得見媽媽的心聲嗎?

打開窗,外頭冷清,少數車輛來回。雖然更少車甚至無車更好,但比封城前已好太多。聽著鳥鳴聲,感覺好像回到剛來法國時前幾個月的田野鄉下生活,此景則勾起小胖放暑假在父母家後院時的兒時回憶。曾有朋友和我們說他離開巴黎(那個時候房價還算親民),因為實在受不了巴黎的噪音。我和小胖有聽沒有懂,現在似乎可以體會了。和小胖又開始討論起離開城市到鄉下居住的可能性。也許短時間我們因為工作無法棄城,但偶而去鄉下住幾晚或居遊也許是個好的折衷辦法。

勇哥一入睡就讓我和小胖有了兩個小時準備吃飯和工作的小時光,但還是貪心覺得不夠用。和前一天一樣,當我要開會時,勇哥「剛好」就醒了。他睡醒的時間完全按我開會時間而定,是怎麼回事?昨天三點,今天兩點。 電話另一頭的同事兒子一歲多,還在睡午覺。據說每天作息都算穩定,午睡三小時是基本日常。我笑笑地問同事是給他到底兒子吃了什麼,怎麼這麼好運啦!

傍晚五點,雖然還有點工作待處理,我身心靈已處下班狀態,繼續待在電腦前沒什麼意義。看勇哥在旁自己玩,我忍不住問他要不要出去玩,聽到「出門」,他馬上說好,接著自動前往玄關等著穿鞋和外套。看來是悶在心裡一段時間了。(笑)

今天由我執行大樓後院放風,小胖負責晚餐。晚上和中餐一樣吃披薩,但配料不同。

我帶一顆小球計劃等下的玩法是我將球一丟,勇哥為了撿球來回跑,這樣應該很能消耗體力。

上次和勇哥丟球似乎是很久前的事了,依稀記得那時他手腳還不是很靈活,還很好控制。就算球丟得不遠也會乖乖地去撿,球一落地就會哈哈笑,哪怕只是往上拋而已。沒想到現在的勇哥丟球力道大不說,有時也瞄的蠻準的。小球隨手一丟就快速滾很遠,然後媽媽我就拔腿快速去追球,再傳回給勇哥,逗得他非常滿意。每次我奔跑追球時,他就樂得哈哈大笑,人則安穩地坐在室外沙發上等媽媽把球送上來後再次遠丟。不時在戶外桌椅上爬來爬去像是在私人遊樂園。

跑幾次後我發現我太認真了,這樣跑幾趟也是會累的。等一下,劇本不該是這樣演的啊!而且兒子一直換不同的地方坐著休息是怎麼回事?

一開始我想省下彎腰的力,直接用腳踢回球給勇哥。沒想到小腿也有樣學樣,讓我擔心他一不留意就被球絆倒。如果摔了個大跤,頭破血流得送急診縫線就糟了。這個時期要絕對必免去醫院。當下馬上改變玩法,還好孩子還小,算容易轉移注意力。

沒多久我們在地上發現了大螞蟻,觀察螞蟻的移動也很有趣。四下無人就只有我們母子倆和忙碌的螞蟻們。兒子請你慢慢看,媽媽深呼吸,感受微風吹過臉頰的舒暢感。

偶而還有隔壁孩子的笑聲當背景配樂。隔壁棟有戶人家正開著窗在看書,瞄到她背後快堆到天花板的雜物,突然覺得我們家暫時不整理也還說得過去。看著孩子的臉龐,怎麼樣都比看 Excel 的函數好看多了,放下工作來吹風是對的。

六點多鄰居約十歲哥哥下樓來踢球。穿著紅色新球鞋看起來很專業。本來我以為他會像前一天和爸爸在一起時一樣,抱著自己的小球安靜地在旁觀摩大哥哥的球技,畢竟那球踢起來是那麼強而有力,還有碰碰聲,看的媽媽我心臟也碰碰碰。殊不知今天勇哥決定小試短手,用力地將球丟往不該丟的方向 (有樓梯較危險),似乎是想和大哥哥較勁。當小短腿開始移動時,我又得盯緊深怕得送急診。看著鄰家大哥哥,頓時我好捨不得如果有一天兒子變那麼大,想拖慢時間的流逝。唉,尺寸不同,可愛度就有差也不同啊!

在家工作和育兒到了第三天,我還是很不喜歡這樣的模式。 才星期三我已在期待週末了。

2020031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