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4 想像

今天和勇哥快八點才起床。因為我也晚起,所以沒有享受到勇哥多睡一點的福利。一進客廳,看到早已在桌前工作好一會兒的小胖。大開落地窗讓煦煦陽光照入室內,看似過往週末早晨,很愜意,且安靜的不可思議。小胖作勢舉起右手靠近耳旁,向我示意聽聽外頭的鳥鳴聲。還聽到從 Jean D’arc 教堂傳來的鐘響。教堂離家還有一段走路約十五分鐘的距離。住在現在的公寓十幾年了,倒是第一次聽到教堂鐘響聲,我們再次驚訝。看來我們已愛上封城帶來的寧靜感。

相較於之前幾天,今天的心情更加穩定。主要原因是沒有安排任何會議。這表示不用擔心開會時間到時誰顧孩子或孩子是否能自己玩。也不用猜測勇哥幾點會午睡或睡多久。中午全家繼續吃最後剩下的兩片皮薩。皮薩麵糰先準備好,要吃時小胖在現桿、現加料、現烤。勇哥一人可以吃四分之三個皮薩,吃飽後沒多久就入睡 ,非常好。

趁他午睡時,我和小胖趕快把握機會趕工作進度,渡過了算是平靜的下午。小胖還是忍不住偶爾在陽台上看看有多少人在街上趴趴走。今天我感到思路較清晰,整體工作起來也似乎有效率,心情好有差。當然如果可以不要在電腦前工作,能在這樣美好的午後手作或看書搭配下午茶,人生的幸福感一定會大增。(想像中)

晚上八點家裡附近開始有敲碗敲鍋聲響替在前線辛苦冒險的醫護人員致意。前一、兩天還在納悶我們家附近好像蠻安靜,整棟大樓也都靜悄悄,完全沒有新聞報導說的「居民活動」。

今晚第一次體驗到大樓四週居民動起來。除了加油聲外,還有螢光燈掃射大樓大牆,有些民眾以開關家裡大燈的方式製造氣氛。勇哥看到爸媽都在陽台東張西望,不免也好奇放下手中的玩具,前來湊熱鬧。原本以為爸媽在賞月的他,也被現場氣氛唬得一愣一愣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心裡可能納悶著。原本對這樣自嗨的活動我是不以為然的。一來,我對湊熱鬧沒興趣。二來,現在支持醫務人員最簡單實際的方法就是待在家裡不要亂跑。但前天看到一位醫護人員上節目受訪提到這樣的方式的確能鼓舞到醫護人員,讓他們覺得自己不孤單。想想這樣的方法有何不可呢?這樣的自嗨又不害人。但請不要自嗨完後,隔天又隨興地出門溜達。

想起過去幾天和小胖有過的兩小段的對話。

「如果沒有勇哥, 我們的封城日子相較於現在可能會較無聊!」封城前我突然想起一問。

「我覺得不會。我們可以做更多的事。我可以專心學中文,你可以專心學日文。」

「可是這樣等我們到日本定(旅)居時就沒有勇哥參與,可能會無趣很多。」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沒有勇哥,封城期間我們可以好好地休息?」某天小胖不經意地問起。

「也許。但我們應該會心急地到處求子。又或者已求子到一個絕望的境界。到時就算有再多的財富,也不會感到快樂或幸福。」

從停校開始,這幾天因為白天都和孩子在家,手機裡最不缺的就是勇哥的照片。 能在白天幫孩子照相就能讓我感到開心,這看似簡單,但並不是想要就能隨時擁有。需要外出工作時,常常只有白天出門準備前的快速照一下,就算模糊我也捨不得刪,因為那是當天唯一的一張照片。主要是紀錄當天拿什麼嘟嘟,穿什麼衣服方便另一半放學去接人時記得帶對的物品回家。大多時候都只有晚上的黃燈昏暗照,有時候我還累倒忘了照相,就又過了一天,周而復始。回顧過去一年多的職業媽媽生活很多時候是混亂的,我不喜歡。取而代之的是我在工作上放慢腳步許多。身分和心態很明顯地由攻轉為守,現在甚至想退。這次的疫情對法國就業市場的傷害還沒有明確的數據。如果我和小胖都因此失業呢?這也不是不可能。封城讓我們對未來有多了些想像。

2020031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