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5 迎接週末

緊湊的一週終於來到了尾聲。即便一週都待在家,我還是很期待週末的到來,因為沒有工作的牽絆才是相對的自由。

今天早產兒追蹤中心原本有安排勇哥每週一次的語言治療課。因疫情關係,追蹤中心無限期關閉,課程當然也暫停。先前做追蹤時醫生認為勇哥的表達能力在同年齡間算落後,因此有這樣的課程安排。雖不知同年齡的語言能力標準在哪,但相較之下,托嬰中心同班的小女生真的很會講,一句接一句,表達清楚。而勇哥還處在「臭玲呆」的單字階段,爸媽常常玩起猜猜樂。勇哥在封城之前沒多久「才」開始說少數的短句。記得他第一句在家說出的完整句子是半夜三點自己坐在床上對著窗外用法文說「不!我們沒有時間!」。在旁裝睡的我心想「親愛的,你有的是時間多睡覺好嗎?」。事後和小胖怎麼想都不認為這是我們平常在家會對他說的句子,可能是在托嬰中心「學」到的吧!沒有老師幫忙,我和小胖就盡量在封城期間多和他說話吧!

沒有九點半的追蹤課,就不用趕時間出門。全家照例睡到勇哥叫大家醒。勇哥吃完早餐約八點出頭。我還想繼續品嚐我的咖啡配滑手機,但此時勇哥已從沙發上抱起五本《包姆與凱羅》系列書,拉著我要求一起到房間看書。唉!完全自己吃完就不管別人有沒有吃飽的概念。

想想需要通勤的上班日在這個時間點一定是全家忙著穿衣,做最後出門的準備。別說五本書,一本都沒時間唸。面對孩子的要求,再怎麼不捨也只能斷然拒絕。然而現在居然可以心平氣和地說沒問題,要唸多少媽媽唸給你聽,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反正我就九點半再開電腦開始工作也不遲,要看書我們就來看書吧!前兩本還慢慢地一頁一頁翻,第三本開始就加快速度,最後兩本則是跳頁。

我沒想到可以那麼快「解脫」,又在床上待了一會兒。勇哥棄書後便自己去找新玩意,當下還不到早上九點,我又再次感受到慢活人生。只是我的粉紅泡泡才吹沒多久就硬生生地被戳破了。

早上我有兩個會議。小胖信誓旦旦地和我說這段時間他已想好點子來陪伴勇哥。第一個活動即是帶勇哥擦窗戶。聽起來的確不錯,但實際操作起來完全不吸引勇哥的注意力。勇哥在旁看著擦著很賣力也努力帶氣氛的爸爸,完全不以為意,一副你在搞什麼的表情。看來這個活動完全失敗。當我十點會議要開始時,小胖臨時十點也有會議,怎麼那麼巧?他默默地躲到房間裡,獨留我一人和勇哥在客廳比誰先撐不下去。最後實在沒辦法我把小胖叫出房門,示意他該盡的責任還是要盡。戴耳機的小胖手抱筆電邊和同事說話,邊蹲下幫勇哥扶正車子軌道,平衡感要不錯。還好是跟熟的同事開會,如果他是開主管專案進度會議就是換我戴耳機蹲下來了。

中午吃小胖準備的Raclette(起司鍋)。

快速方便,但勇哥覺得「不好吃」,反而狂啃酸黃瓜。我的胃也是近年才接受這樣的鍋。吃完後下午果真有昏昏欲睡的感覺,不得不悠閒起來。

工作告一段落後,馬上收起筆電,將耳機、筆電、滑鼠、筆記本和一支筆放進背包,再全部關進玄關的櫃子裡。為了慶祝週末終於到來,我迫不及待開了那唯二的第二包洋芋片,吃著吃著,完全忘記勇哥也在同個空間。那卡茲卡茲聲引起他的注意力,也想要吃。和小胖合力上演移花接木變魔術把戲,變出了一片麵包,沒想到勇哥也開心地買單,太有趣了。

2 Commen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