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8 存活戰略

新的一週意謂著開始上班日。經過前一週洗禮,本週的存活戰略勢必要調整。首先寫下今天一定要做的事一項和必須專注的一個工作項目,然後就隨機應變。

早上七點起床,由我開始陪伴六點多醒來等爸媽的勇哥,不吃早餐的小胖則專心工作。今早翻的恐龍書雖然畫風很可愛,但這種自然類書籍怎麼用中文講故事可難倒媽媽了。還好圖中有車子、湖等一般景物,不然就要變成媽媽講無聲故事書了。

我預計早上九點半開工,專心至少一個小時。但原本答應顧兒的小胖臨時有來電,這一進房就是一個小時到十點半。放我一人面對勇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明明才三月,勇哥只想要看聖誕老公公的故事書。自從去年聖誕節拆了不少禮物後,勇哥對老公公特別有好感。與其是說故事,我只是個點歌器。小手一指「老公公」,我就要唱「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想當然爾唱了十遍以上後,我已變成機器人歌唱法。這種趨漸無力沒感情的唱法勇哥一聽也覺得怪,轉過頭來看看早已面無表情的媽媽。終於等小胖接手後,我趕緊動工。繼續接棒看故事書。看到一本在講烏龜和沙子的觸摸書和真實蝸牛寫真故事書。小胖遲疑一下問我可否用手機給勇哥看烏龜從海沙裡爬出來的短片,不然很難想像書在說什麼。他說得也對,沒有大自然的環境,我們只好屈就於螢幕。就這樣開啟了勇哥真正第一次透過手機影幕看一、兩分鐘的短片。看到真烏龜在海裡游泳、從沙子裡爬出來後拍拍沙子、蝸牛們相親相愛、下蛋。勇哥開心的不得了,烏龜烏龜不停地叫。

中午十二點,勇哥決定睡午覺,讓我能來個水餃現包現煮,馬上吃的小活動。又在包水餃,可想而知內心多麼需要紓壓! 這週才剛開始,我得保持性情穩定,儲備後續戰力。等勇哥午覺醒來吃完午飯後,小胖帶他再次去大樓後方騎車。這次有先把車子的高度調好,讓勇哥的腳能更收放自如。

父子倆一出門,門一關上,我馬上將早上泡的咖啡加熱,配咖啡專心工作。原本想要用掉四顆檸檬準備檸檬塔來解救週一下午茶。一週的第一天真的很需要心靈上的支持。但小胖覺得天天吃甜點不太好,特別是以我們全家一天吃一個塔的食量來說,需要克制。經他這麼一說,再加上一個檸檬塔要用掉八顆蛋,我也變得不想做了,只喝咖啡也行。

寧靜的個人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沒想到四十一分鐘後父子倆就回來了。怎麼一下又快要六點。七點前蓋上電腦。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一整天下來,我真正工作的時間約三、四個小時左右。平均每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左右會被打斷。所謂打斷就是被兒子拉走去唱歌、說故事、玩火車、吃飯吃點心、陪哄午睡之類的。每次離開再回頭又是半個小時。因此我有工作半小時、育兒半小時的錯覺。即便如此,工作進度好像還不差。有把既定目標達成,我也自認問心無愧。所以目標真的不要訂太多或太高。話說就算去公司上班,有時也是會和同事在休息區喝咖啡、東聊西聊,早上、下午各一次,中午吃飯也交際。現在基本上是把非必要的職場交際時間換做人生育兒體驗,非常值得划算。

晚餐綠扁豆香腸拌鮮奶油,三十分鐘搞定。

晚間空檔忽視眼前的殘局,腦袋放空時看看手機。

看沒多久,又是個沉重的消息。既昨天一位退休急診醫師,今天又有四位醫生因病毒過世。雖然每位醫生都超過六十歲,算是此次疫情的高危險群,但試想本當是該開始休息享樂的年紀,卻因為工作或個人抱負而捲入這場病毒之戰,也是令人惋惜。這幾天也有人在聯署支持六百位醫護人員控告前衛生部長和現任總理欺騙民眾對於疫情的傷害。然而現在當前重要的應該不是責備,而是將精力花在合力降低傷害和解決問題。要算帳也許可以等疫情趨緩後吧!再來,原本開放的市集,也將開始限制。出門透氣或運動的範圍也限縮在離家一公里方圓。對於這些所謂更加嚴厲的限縮條件,有人認為早該如此,有人認為太過嚴格妨礙自由。因為我和小胖本身就喜歡待在家,真的不覺得這些所謂的限制有什麼不便或困難。想透氣,開開窗(合法的房子會有窗戶)就有戶外空氣可以吸了不是嗎?只能說每個人個性和習慣不同,如果今天是規定每天都要出門和人交際,我和小胖也會覺得「被限制」。

2020032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