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0 工作之外還是工作

週間寫封城日記好像也沒什麼好寫的,因為基本上就是工作日記。今天一整天除了工作還是工作。連窗外的風景都能多瞄一眼。還好和小胖兩人算是有默契,彼此抓空檔分別陪勇哥玩不同的遊戲。晚餐也簡單的將昨天的剩菜再拿出來熱一熱。但從早上九點半到下午五點半幾乎不停歇的在做檔案測試搞得我心急氣躁,煩又煩。那種疫情過後就把我離職的聲音又再次浮現腦中。心想本應該是悠閒的在家好好休息,怎麼還會那麼忙,而且是為工作忙?到了下午五點半我覺得真的無法再呆坐在電腦前了,腦已停滯,蓋上電腦。今天的工作量應該到此為止。先去洗澡洗頭圖個清爽。但我知道等會睡前可能又要再準備一下明天的進度,因為明天將會是一場硬仗。小胖有幾個重要的會議,如果沒有意外,只有兩個小時可以讓我「專心工作」,莫名地又開始心煩。兩人如何在工作和育兒間協調又將是一個考驗。明明人家只想專心育兒,但天不從人願。哎…

晚上勇哥又再翻閱我放在客廳角落尚未整理完的相本。這次他翻的是結婚照相本,所以每一頁都是爸爸和媽媽,很好認。看他看的那麼起勁,我突然想到那本大到被我塞在玄關櫃子底層的婚紗相本。

看到一頁爸爸躺在媽媽腿上,和媽媽兩人「深情」互望的照片時,他激動地表示:「爸爸在睡覺!爸爸在睡覺!」「媽媽沒有在睡覺!」沒想到睡覺場景那麼吸引他,看得久久不能翻頁。翻完整本,最後還是翻回來看爸爸睡覺。但對媽媽拉爸爸耳朵倒是完全沒反應。當初因為太趕忘記請廠商印小本,帶回法國時還嫌太大太重。媽媽對於結婚照數年後還能再利用感到欣慰。

2020032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