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1 小日子

昨天有提到自從封城以來,雖然多少有關心一下疫情的發展,但沒有特別關注細節。封城來到第二週,不少討論現在已經淪為口水戰策略,似乎不少人都想在上分杯羹,從疫苗的研發快篩和治療等,只要和疫情有關的話題,似乎背後都有金錢或是政治的意圖。無可置疑台灣在這次的疫情表現上和其他的國家比起來是非常優秀,至少現在還未有社區感染,且在每個確診案件都有詳細的說明和追蹤。網路言論特別是在台灣社群,不少討論著重於西方國家應該和台灣學學。

台灣在這次的表現多少是因為經歷過 2003 年 SARS,再加上和中國的特殊關係,所以在一開始就採取了不敢掉以輕心的正確防疫政策。然而我也能理解每個國家的文化和風俗民情不盡相同。現在再說早就該戴口罩,法國政府慢半拍、很糟糕等並沒有實質的效益,只是氣给自己聽。的確我們能說西方國家這次太大意了,且還是那麼的相信中國和「中國附隨組織」的言論,這是天然呆嗎?每當公司發防疫訊息都引用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和政策時,我看的好刺眼。也許人類就是要記取教訓,就像台灣在經歷過一次 SARS 之後,隔年就開始積極的做準備,防備未來。大家都是從自己經歷過的經驗去體會、學習,進而改善。就看法國和其他歐美各國這次醒的徹不徹底了。

回到在家裡的現實,小日子還是照過。有時來到一天滿滿都是工作的緊湊生活,似乎也漸漸地習慣這樣的模式。和小胖互相配合,每半個小時或一個小時為間隔,分工陪小孩和工作。如果勇哥願意小睡,那段時間就是我們趕工作進度或喘口氣的時候。如果他醒著,需要開會的人就要躲到房間,另一人則陪勇哥做任何活動都可以。說故事、玩拼圖、唱歌、玩積木,隨機應變。玩顏料需要有一人完全顧著,等週末再來安排這樣的活動。

一早就想看爸媽的照片。當然是翻到最喜歡的那一頁,「爸爸在睡覺」。

因為正在和同事做交接,一整天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比自己原先預期的多很多。但也因為有調整,可以沒有緊張和焦慮,當然有時候還是會有點煩,覺得如果不需要做這些事有多好。但是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短時間也不能改變,就先這樣吧!同時在家工作和育兒的好處之一就是能和孩子近距離相處。這孩子什麼時候又這樣的翹腳姿勢?

今天第一次早上和下午都到家裡大樓的後方空地透透風。早上由小胖帶,讓我可以趕工作進度。下午我們兩個都有會議,但還好都有錯開,所以安排上並沒有特別的困難。等小胖下午五點半的會開始,換由我帶勇哥下樓。幫他戴上安全帽的那一刻, 我想像他狂騎腳踏車來回洩體力。沒想到要出門前他堅持說不要球,也不要腳踏車。那你戴安全帽是做什麼用的呢?下了樓到大廳,勇哥一開始千百萬個不願意,因為他想要出大樓大門。但我只能一直跟他說現在不能出門,然後就看他什麼時候可以接受再進行下一步。一看出大門怎麼吵都無望,勇哥也只能心不甘情不願地往後走向大樓空地。

下午的放風行程其實是「媽媽抱抱」行程。不只希望我一直抱著,還常常看著天空尋太陽,一副就是要被媽媽抱著去追太陽。現在是再演夸父追日嗎?我只好跟他說現在太陽不在。太陽不見了?太陽在哪裡?太陽躲起來?就這樣我們玩了30分鐘的「太陽在哪裡 」。

期間我問勇哥數次要不要上樓拿球或腳踏車,他都很堅決的說不要,所以我想他應該很清楚自己不要的是什麼。一小時候我決定把人帶上樓,再這樣下去是考驗媽媽的腰力和臂力。勇哥一到家就急著找爸爸。「爸爸呢?」「爸爸在哪裡?」眼看他就要哭著衝進房門尋找還在開會的爸爸,我靈機一動把人帶到陽台,透過窗戶看著在房裡開會的爸爸,勇哥開心極了。臉靠在還沒擦乾淨的窗戶,依依不捨的神情,這也許就是最遙遠的距離。眼看你在眼前,如此的思念,但卻怎樣都摸不到。(哈!)

晚餐後就是遊戲時間。這兩天因為花在工作上的時間比較多,所以陪小孩基本上都交給小胖。前一天講了他講了九十九頁的短故事集,有些故事還講了好幾遍。小胖說他實在不想再講了,有種講到快吐的感覺,我說那就讓孩子玩玩拼圖吧!看來我們得趕快再檢視儲備的玩具,看看哪些適合小孩現在的年齡,趕快拿出來使用。

睡前抱著勇哥望著窗外,找找今天的月亮在那裡。可惜看不到月亮,但指著那唯一一顆閃耀的星星,也能開心入睡。只要勇哥能睡,爸媽就開心。

2020032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