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2 亂中有序

早上七點鬧鐘一響,張開眼勇哥已坐在床旁。小手先將我的手機遞給我。當我再次伸出手試著找眼鏡,發現找不到,看著勇哥,他微笑地交出眼鏡。戴上眼鏡確定鏡架還安好,還算看的清楚,鏡片應該沒有太多指紋痕跡。

早上一樣的愜意,吃完早餐後晃個神,應勇哥要求和他一起蓋立體停車場。對於組車子、組火車等我其實沒有很大的興趣,所以當勇哥一直要我和他玩,我便直接和他說我不喜歡玩這個。想當然兒子現在還處於活在自己世界裡的年紀,誰管你喜不喜歡。此時在一旁小胖機會教育說我不該和小孩說「不喜歡」玩,要說「比較想玩」XXX。

「說不喜歡是一種負面的用法,試想勇哥長大以後你叫他做他不喜歡的事,他也直接回你他不喜歡做,這不是很不好的示範嗎?」

一早還不到八點半說就被自己的枕邊人先上了一課。當然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媽媽不大會組車子,要不要請爸爸幫你呢?就這樣順手把球給推回去了。但最高招地還是勇哥,他希望父母雙方都能動手參與,而他自己只負責下命令。給爸媽每人各一塊長條板子,得將木板條放在他指定的位置上。

看到媽媽的成品,勇哥似乎很頭痛,看不下去了。有爸爸的幫忙,像樣多了。

今天一早的家庭大事就是幫勇哥報名之後上幼稚園每週六一小時的英文活動。因為據說報名人數遠遠多於有限額,我們也會擔心沒能「搶」到位子,所以算準時間要上網報名。但因疫情的關係,報名開放日期延後到四月底。原來疫情期間想要花錢也不容易。原本沒特別想要讓孩子學齡前接觸英文,但因緣際會下找到些不錯的資源,如老師和書籍等,就想讓孩子試試。關於小孩的英文教育,某種程度上我外包就盡量外包。如果我是全職媽媽,因為經濟因素,我可能會自己分擔大部分孩子的英文學習。但有全職工作,又得當孩子唯一中文交談的對象,為了不要搞混,請以英文為母語的老師「幫忙」一點也不為過吧!

還不到九點那麼我就開始來折已經烘乾兩天的衣服。通常折衣服這種事情應該是在晚上睡前精神不濟、恍神時做的家務事。利用大白天折衣服就知道有多麼的無奈了,因為暫時無法做任何需要專心的事。但是不折又不行,總不能將從烘乾機裡拿出來的衣服一直堆在沙發上吧?衣服和玩具交互相疊在一起更是亂上加亂,不折,心裡更亂。趁一早還清心寡慾時就順勢的慢慢折。吃完早餐、折玩衣服還不到九點,準備迎接工作的一天。照例時而工作,時而育兒,時而喘息放空。

小胖幫勇哥組了一個較有難度的軌道,希望他可以自己玩久一點。或許勇哥會覺得太難,反而變成只有三分鐘熱度。每次都是種嘗試,永遠不知道勇哥會做出什麼反應。

今天的午睡和自行活動等於天使與惡魔的展現。深呼吸,面對、接受、放下。

今天宣布暫停開放露天市集。先前被議論紛紛位於巴黎十八區的 Barbès 市集,因部分民眾不知保持社交距離而飽受批評。Barbès 是個文化色彩特別的區域,真的不該把其他地區的市集也拖下水。雖然各地方政府可視情況需求自行決定開放,小胖對關閉市集的決定還是感到的失望,直指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粥。現在連英國王子和首相都確診,真的是任何人確診都不奇怪了。另外,巴黎十七區開始試辦得來速篩檢,之後每個人可能都需要。只要有出門或和人接觸,都可能懷疑自己是否也中了。為了避免勇哥外出亂摸、亂舔,我們依然不出門待在家,最安全,也不會消耗口罩。 

2020032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