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6 一肚子氣

晚上九點,蓋起筆電,結束今天工作的收尾。坐在矮凳上監督勇哥洗澡玩水,試著理出今天的混亂。其實沒有心力和動力記錄今天的封城日記,但這算是對自己的承諾,所以能寫下多少算多少。

今天是封城以來最辛苦的一天。不同於封城前一天的慌亂和無助,今天的感覺是「老娘什麼都不管了」。今天也應該是勇哥出生以來我讓他流最多淚的一天,也是我最氣他的一天。即使他狂哭繼續鬧、討抱或「裝可憐」,我完全面無表情、無動於衷。某種程度上,我忍在心裡,試著不要發火和對他大吼。最終還是抱起他大叫「不要再吵了」,然後再將他放下,想當然他哭得更大聲。記得當初從醫院返家前,醫院安排一個小時的基本須知通知會。其中一個要點就是如果小孩真的哭到讓爸媽受不了,寧可把小孩放在床上讓他哭,關起房門,父母自己到隔壁的空間喝杯咖啡冷靜一下。現在當然無法把孩子關在床上,他會自己下床開門。一度我將自己關進廁所忽視孩子的哭鬧聲,但令我無助的是同樣在小公寓裡的小胖被工作綁住,完全無法使力。

一早一如往常早餐後準備開電腦上班。因為小胖十點到中午得開會,我想提前趕工完成早上的進度,以防他開會時我無法工作。就在我準備開始工作前,勇哥彎下腰,一手拿起放在地上的木頭磁鐵拼圖往我和我的電腦螢幕丟過來。我當下聽到「咖」一聲,眼角瞄到木頭從筆電上彈下。我沒時間了解敲到什麼東西,但被這突然的「暴力行為」嚇到,馬上上前拍打大勇小手,用嚴厲的語氣告戒他,這種行為是危險的,不許拿東西丟人或砸東西。換來卻是一副嘻皮笑臉,覺得「媽媽生氣好有趣」,大笑以為自己很可愛。此時我知道我的態度得硬起來,把人抱起帶到房間,放入小床,請勇哥面壁思過,關起房門。幾秒鐘後,房裡傳出哭聲。我需要時間冷靜,也需要時間緩衝瞭解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小胖此時不知從哪出現,聽我敘述事發經過後也覺得此風不可長,該讓小孩知道玩鬧的極限。前不久勇哥將他的用餐小刀丟向我,那是我第一次很兇地懲戒他。一直被小胖說我對小孩太仁慈,不能每次都是他在處罰,然後我當好人,這樣我會被吃定定。有時候也看得出來勇哥一直在試探父母的極限。從丟玩具、丟食物到丟危險物,被處罰時也很能撐,燈全關掉也不怕黑。

此時小胖看著我的螢幕,用手摸一摸,看起來有牙膏塗在上面,想擦乾淨螢幕。頓時我想到那個「咖」一聲,不會吧?勇哥成功在我那價值「巴黎台北直飛來回兩張機票」的螢幕中央留下一個無法抹去的傷痕!小胖也瞪大眼睛:「不會吧!他居然有辦法破壞螢幕?」當下我不僅沒心情工作,也不想去房間把小孩叫出來。但他已哭了一段時間,且正在試著自己開門出來,最後還是把人帶出房,換小胖進房工作。接下來兩個小時就是我的眼神死,搭配小胖在房間裡無間斷的開會,連出房門看一下妻小是否安好或上廁所、喝杯水的時間也沒有。面對螢幕近中央的傷痕和 Excel 疑似檔案太大電腦一直當機,人生頓時被按下暫停鍵。任憑勇哥抱著我的大腿討抱,我連他的小臉龐都不想看。任憑他哭喊,我也不想抱他。眼前就是電腦螢幕空白近乎當機的畫面。

早上就在勇哥時而討抱時而狂哭後睡著結束。小公寓頓時變得靜悄悄無聲。因為午餐吃有番茄醬料的披薩,一早先讓勇哥穿件小紅衣服。多看一下,看看會不會教不氣。

十二點多,小胖走出房門。

我好奇地問:「他會不會醒來就忘了自己早上做了什麼好事?」

「當然會忘。小孩的記憶運作模式和成人不同。」

「什麼?那不就太容易了?醒來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所以我們只能不停地提醒他。必要時必須嚴厲,不然他會越線,吃定父母。」

果然午覺醒來,勇哥又是一條好漢。但隱約感覺他知道他早上做了一件同時讓爸媽發火的事。偶爾他會有丟東西的小動作,我馬上提醒他螢幕上的傷痕。之後使用電腦看到那個痕跡,心裡就是很不爽。連勇哥笑臉要我唸書給他聽我也沒心情。

「我會想辦法把痕跡去除掉或變不明顯。」

「怎麼可能?現在看到這個我就是氣。」

「不然我的螢幕和你換好了,我可以忍受那個痕跡。」

「那如果勇哥又再次砸螢幕且往正中央砸怎麼辦?到時我們就兩年不能回台灣,那我不是直接崩潰?!」

「所以我們要先確定他不會再亂丟西再交換!」

「……」

說好的下午換人顧,小胖又是電話一通一通接。所以繼續搬出可以讓勇哥消遣的道具。

下午他靜靜地玩讓媽媽不要再爆發。

等小胖工作完走出房門,我語重心長地又再提了一次。我倆之中得有一人「失業」,不然撐不了多久。以我們的能力和耐力,不可能同時又雙薪,又對孩子的陪伴完全親力親為。

下午沒空檔泡杯咖啡,就算泡了也沒有點心配。沒有洋芋片,沒有可樂,徹底洩氣了。然後今天才星期二!

晚間六點,部門同事們為了「慶祝」一位同事今天結束任務,安排一個虛擬線上告別聊天大會。明天開始同事就不用上班,沒有新的任務也是領全薪,真好。所謂的虛擬線上告別會就是大家自己在家準備要吃要喝的東西,然後聊天。武漢肺炎話題當然不會少,主管開玩笑說公司乾脆把兩棟大樓都賣掉好了,反正遠距我們也能上班。這週大家(法國)突然發現中國的死亡人數可能不是三千,是四、五萬。我客氣地指出得至少乘以十倍。疫情後,中國數據不可信應該成為世界級常識。如果再不能看清,那被賣了也是剛好而已。當法籍同事一直說中國十天就能蓋好醫院時,我內心已白眼翻了好幾回,如果這麼厲害,生病時你敢去那樣的醫院嗎?

晚上睡前,勇哥抱了幾本書,要聽故事。即便氣,但為了兒子的中文程度,當媽的義務還是要執行,不過今天唸兩本就宣布關燈睡覺,不可抗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