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29 待在家沒找蛋的復活節

週末才突然想到今天是星期一復活節國定假日,有多放一天的小確幸。早上七點半開啟新的一天。

先吃完早餐的勇哥自己玩火車,我邊喝咖啡邊看電子書,小胖在廚房裡鏗鏗鏘鏘。

一切是那麼平靜自在。我雖然在看書,多少也會注意勇哥的動向。原本趴在地上玩火車的勇哥突然站起來,墊腳低頭往放在沙發上的箱子裡撈火車配件,撈完轉頭瞬間鼻血直流,小手一抹更是半邊臉都是血。在旁目睹這一切的我,愣一下馬上衝上去拿衛生紙要幫他止鼻血,但那該殺的鮮血就是不停的流,再加上勇哥不停的掙扎哭喊,血更是難以止住。馬上呼叫在廚房自我陶醉的小胖前來幫忙。一人試著止血,一人幫勇哥脫掉睡衣,也許是因為太熱而流鼻血。掙扎之下,勇哥的體溫更高,全身都是汗。衛生紙沒了,再拆一盒。只要一沒壓鼻,血就直流,速度之快一下子就把勇哥上半身沾滿血跡。他自己看到也嚇到,哭得更大聲,這一張嘴大哭,血更是直接往嘴裡流。別無他法,勇哥再怎麼掙扎,我都得用力架住他並同時按鼻。小胖則在一旁不停地安撫,供水及衛生紙,幫勇哥擦拭沾了不少血跡的身軀。不知混亂了多久,勇哥稍微放棄抵抗被壓鼻子。漸漸地鼻血似乎有點止住,沒有按壓時,沒有像之前那樣鼻血直流。這時我才抱起勇哥安撫他,直到他在我懷裡睡著,再技巧性地將人放到床上。此時早上九點四十分,暫時宣告意外結束。換下衣服,清洗沾滿血腥味的雙手,重啟放假模式。

想要繼續看電子書,但椅子不宜久坐。搬出兩年多未使用的躺椅,一掃上面的灰塵,將躺椅面向窗外景色,一坐下感到真舒適。看書看到勇哥起床吃午飯。仔細瞧瞧,血似乎真的止住,危機警報正式解除。

原定的復活節返鄉因疫情而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小胖在家裡試做造型巧克力。第一次做脫模技術還未成熟,造型兔子耳朵脫模時裂開,但我覺得巧克力還可以吃就好。也還好只有小試身手,因為最後這些巧克力全都進了小胖的肚子裡。想想他何必花那麼多時間來殘害自己的身材呢?

利用之前檸檬塔材料多出的四顆蛋白,下午也順便做了些費南雪 (Financier) 點心,勇哥一口接一口,吃的不亦樂乎。

下午一開始就在吃吃喝喝中渡過。換小胖坐躺椅看影片,我因不想碰電腦開始整理勇哥的相片生活紀錄。勇哥一下自己玩,一下要吸引爸媽注意。畫風還是一樣的豪邁,這幾天喜歡畫好畫滿。

最後唸完幾本書後,我順口問勇哥要不要出門玩。聽到出門,他先是有點小驚訝,隨後自動地往玄關移動。

他上次何時出家門,我還得回頭看封城日記才清楚。居然是 18 天前!這次出動了十個月前買的滑步車,希望能引起他想出門的動力。購買時勇哥還太小不會滑(爸爸也太早買了),今天第一次拿出來讓他試試看。一看到滑步車,勇哥果真眼睛亮了起來。

之前在公園勇哥看到別人的滑步車都會想要靠近,可能沒想到他自己其實也有一台。第一次練習,就是一直單腳來回滑。小胖把握機會幫勇哥照相,我時而錄影時而照相,這畢竟是勇哥的滑步車初體驗。

最後我和小胖都累了想回家,但勇哥還是堅持滑下去。為了讓勇哥可以跑步,我們也帶了小球,想和他玩丟、撿、踢球遊戲,麻煩的是玩到不想回家。爸媽又累又餓外,還想上廁所啊!甚至試著和勇哥說我們沒有像他一樣有包尿布,必須回家上廁所。最後靠著一瓶乾洗手當誘餌,讓勇哥拿著假裝讓他擦才成功將人帶回公寓。回到家洗手換衣後,馬上準備晚餐,等著聽總統八點零二分的演說。先是聽到封城持續到五月十一日,這不意外。接著聽到要給本來就有補助的家庭和學生們更多的補助時,我和小胖互看一眼,我差點噴飯,當下吃不下去,也沒能再仔細聽接下來的演說了。雖然先前就有傳出類似消息,但在演說中證實宛如一年多前對黃背心大鬧開支票的戲碼。拿到的不會感謝,還會覺得不夠。Encore des aides pour les assistés! 不懂為何要選復活節這天演說,果真讓復活節結束的不完美。

 

202004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