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圖書館的中文童書

七月暑假開跑,找個空檔趁勇哥好不容易的小睡時間前往圖書館借還書。上次來時正值封城前一週,那時還在幼兒區裡找書。近四個月後再來,下意識的直接前往幼兒區,但才一踏進該區尚未仔細看,馬上秒懂該區書籍已不適合勇哥,現在的他已能聽較長的故事,另一區的童書看來比較適合。

童書區找書

因為疫情,圖書館有限制入館人數,桌椅也都撤掉,讓人難以在室內閱讀。戴著口罩在悶熱冷氣不強(應該沒有冷氣)的館內也不適合久留。童書排列方式是按照作者名字字母,有時以名字為主,有時以姓為主。一開始我有帶書單想挑書,但只以作者名字排列根本很難找書,最後只好棄單,現場一本一本翻閱方便。我快速地翻閱每本書,封面看起來不錯的話就拿起來翻閱內頁,覺得不錯就借回家。從字母A開始翻到字母C就發現手提購物袋已滿,數一下已有二十多本書,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已快抬不動了。

正準備離開時瞄到中文區,眼睛一亮湊上去瞧一瞧。書籍不多,只有兩櫃,且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簡體書。說實在的在華人聚集的十三區,圖書館中文藏書那麼少,我還蠻失望的。但無魚,蝦也好。

正當我失望之餘想離開時,又看到同一書架的另一側是中文童書區,大部分也都是簡體版。但一想到可以不用再翻譯或即席講故事,還是挑了八本繪本回家閱讀。

繁體和簡體中文

一到家我迫不及待地先看看這些中文繪本。老實說簡體版我看得很痛苦,感覺字體都變殘廢了。「廠」只剩下部首,「兒」只剩下下面兩撇,連「魚」下面四點都要省成一槓。幸好還是有《故事屋的故事》和《小石子》這本繁體童書,作者都是台灣人。光是拿著這兩本書拿在手還沒翻頁我就很感動了。《故事屋的故事》如書名講述作者蓋一個故事屋的故事,我喜歡書中用書堆疊的各種畫面。《小石子》講述三兄弟的冒險跨河採解藥救公主的故事。

《鱷魚怕怕 牙醫怕怕》比較符合勇哥目前的程度,看了兩次,他終於願意去刷牙了。《活了100萬次的貓》很有名,但我看完沒有很懂,下週先還回去。《雲朵麵包》採用拼貼畫法,故事算有趣,但結尾有一種「就這樣?」的感覺。

我的最愛

《子兒,吐吐》、《古力和古拉的12個月之歌》和《幸福的大桌子》這三本書我看了很喜歡,應該會買繁體版來和勇哥共讀,主要是看買不買的到。我真的無法和勇哥共讀簡體書。現在他主要還是看圖,讀簡體書只是媽媽自己眼睛痛,難消化而已。讀《子兒,吐吐》時,我都會刻意要他看圖,不要去看到殘體字。《子兒,吐吐》不愧是得獎書,把主角胖臉兒的心境描寫的細膩又幽默有趣。《古力和古拉的12個月之歌》如書名,描述從一月到十二月古力和古拉的生活,畫風簡潔,敘述有時令我會心一笑。《幸福的大桌子》採用倒敘法來述說老奶奶守護一家,從大家庭孩子滿桌到一一離去的溫馨感傷故事。這三本是這次中文借書裡我的最愛,就是那簡體字壞了閱讀樂趣,可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