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外食的日子

隨著2020年接近尾聲,再加上法國疫情進入第二波,短期內在家工作的形式應該不會改變。想起過往的天天通勤,現在的生活模式當然較理想。過往的平日除了通勤上班外,還要和小胖協調誰接送小孩,時間上的安排是緊湊的。不過日子久了,身體和腦袋也習慣了被調配好的模式。記得年初剛接新任務後,自己帶便當的機會大幅減少,中餐常外食。和同事一起吃飯的話通常會選餐廳。一份主餐價位介於十到二十歐。餐點通常說不上美味可口,頂多當作是填飽肚子及和同事聊天打打交情方式之一。在家工作後這樣無謂的「應酬」就不必了,同時省了荷包和時間。前幾天在整理相片時,看到年初的中午外食照片不免也想起那段時光,因此想紀錄年初尚未封城那段時間中午外食的日子。

冷冷三明治麵包

外帶三明治是最省時省錢的選項。一個冷三明治單點價位介於五到六歐,搭配套餐加一瓶飲料和甜點約八到九歐。自己一人或時間較緊迫的話我會選擇外帶冷三明治,帶回公司和其他帶便當的人一起邊吃邊聊天。平時在公司週三會有早餐會,週二有免費水果籃。老實說一開始會覺得新鮮,但時間一久頂多吃一個不然就不吃。就像咖啡飲料無限免費喝一樣,到後來我只會在水壺裡裝滿開水回座位上慢慢喝。比起吃食物,我只想趕快回座把工作完成後,準時下班。(笑)下班才是真正令人快樂的事。

異國料理餐廳

記得那時常常每到中午都得和同事討論要吃什麼。有一次嘗試一家有葡萄牙血統的同事所推薦的葡萄牙菜餐廳。據說他把公司附近所有的餐廳都吃過一遍,口袋名單不少。同行六人裡有五人選今日魚主餐,10歐。上菜後看到配菜是三大顆蒸熟的馬鈴薯我有點失望,我以為是薯條呢!就怪自己沒有特別指定配菜,店家當來選擇最容易上菜的配菜。絕不浪費的我當然慢慢地全部吃光光。看到對面同事的魚和醬料吃不完,心裡很想幫她清盤子,但那三大顆馬鈴薯的力道真不是蓋的,我只好心裡默默地和魚兒說再見。席間問兩位女同事們平常會不會自己帶便當,她們的表情反應是怎麼可能做那麼麻煩的事!難怪我從來沒有在公司的用餐區見過她們。

上餐廳有時不免也讓我遇到絕不再來的不好經驗。有次又和那位餐廳吃透透的同事來到他推薦的北非料理餐廳。這樣的異國餐廳平時我絕不會自己一人來,但既然同事推薦了,抱著好奇的心來試試。我們兩人各點一份Couscous和Tajine。同事還點了杯紅酒。份量不算多,但吃完也算是不會餓到。這樣的料理基本上就是煮一大鍋,等到有客人來了再微波加熱。我怎麼會知道呢?因為我的那盤食物吃一口,表面是微溫熱,但食物裡是涼的。我也懶得和店家反映就默默地吃完。結帳時老闆一開始說24歐之類的。聽到我們分開結帳後變成我同事付17歐,而我付13歐。雖然我是滿腦問號,但剛點餐時的確沒看菜單只頻同事推薦,店門口也沒價錢,就當這次自己疏忽了。不過如果老闆娘說我那盤食物30歐的話,我可能會當場鼻孔冒煙。

偶而來到午餐時間,我和別組不算熟識的同事(在同間公司工作就統稱為同事)去打牙祭。要到外頭放風還是室內哈拉,選擇就在一念之間。之前誤打誤撞遇到別組的同事,本來根本不認識,卻因為聊到吃的,其中一位不停的釋出口袋名單,於是大家決定隔週找一天一起去吃飯。時間決定後馬上把工作日曆更新避免任何開會邀請。吃飯皇帝大啊!

這次來到一家日式小店。老闆娘是日本人,出什麼就吃什麼、沒菜單。三種價位,7.5歐、11歐和13歐,依味噌湯、甜點、茶和拼盤隨意組合而定。除了非洲同事只點拼盤外,其他三人都點13歐套餐。老闆娘的法文我聽不太懂,所以索性就和別人點一樣的13歐套餐。

看看櫥窗好像也沒什麼菜。平底鍋、碗盤等擺放像在一般住家上菜一樣。店家位於室內菜市場裡的一處。小小半開放店面有些日式書籍和裝飾。桌上有小鮮花,餐桌墊是手縫拼布,四個位置排在一起很繽紛。拼盤其實就是一般日式家常小菜。兩個握飯糰的飯沒有醋味是讓我較驚訝的地方。怎麼會沒醋味?味噌湯是鹹了點,其中一位法國同事問說這是正常的嗎?應該吧!我自己都隨性亂煮,真正道地的味噌湯倒底是什麼味道我也不清楚。

和上一次的葡萄菜比起來,這餐份量很日式。所以我一度擔心吃不飽,不會吃完離開感覺才吃了前菜吧? 非洲同事吃著吃著留下一個飯糰就不吃了。老闆娘看到盤中有剩食,詢問是否不喜歡?此時盤中還有一半食物的我知道這是最後留食的機會,在餐盤要被收走前,我馬上舉手主動接收,皆大歡喜。真的不要浪費,要傾聽胃的聲音。老闆娘很高興還問我要不要熱飯糰?我說好,但心想醋飯糰不是吃冷的嗎?還是因為沒醋味可以加熱? 瞬間搞的我好混亂。有多吃一個飯糰有差,飽足感大增,再加上飯後甜點一個紅豆麻糬配綠茶,就真的飽了!

飯後我很好奇問又瘦又高的非洲同事是不是平常吃不多?他很認真地說他早餐份量充足,一杯咖啡、一個葡萄麵包、一根香蕉,十點才吃飽,所以午餐不太餓。嗯!大勇吃的比他還多呢!吃飽喝足後一行人準備走回公司上班,經過一個非洲攤位。此時原本話不多的非洲同事整個人活了過來,和老闆娘哈拉,彼此間很有默契,聊到的餐點我沒一個聽得懂。敲定了,下次來吃著一攤。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因為兩週後法國就進入封城,全體員工在家工作,餐廳也都暫時關門。

漢堡速食

外食菜單裡我較滿意且自己平時也願意去吃的應該就是漢堡店了。不外乎是貪圖那份量足夠且外酥內軟的炸薯條。一份漢堡加薯條套餐介於11到15歐之間,主要看選怎樣的食材。我都只選簡單又美味的起司漢堡,畢竟我的重點是要吃薯條嘛!餐廳氣氛也不錯,如果可以在11點半到12點間早點到可開一點中午顛峰時間的用餐人潮。


有一次本想透過吃來淡忘疫情,結果席間和同事一半時間聊疫情,一半時間聊他幾天前如何在職場上被主管背後將一軍,心情看的出來很不好。我能體會,因為自己前不久也有類似經歷。他是背後被將,我是直接正面接招,哪個較糟呢?我不禁思索著。漢堡吃完,薯條還有一大半,此時同事覺得餐廳太吵想走人。結帳準備離開的同時我也不忘把我和同事剩下的薯條帶走。看著心情沉重的同事拎著自己不想再吃的薯條整個人看起來更消沉了。進公司大門前我趕快把薯條拎回手上,這種丟臉的事我來做就行了。本應該是享用美食,結果變成好沉重的一餐。如何視工作如浮雲乃是人生的一場修煉,我也在學習。

法式小酒館

封城前和同事一起外食的最後一餐來到一家法式小酒館餐廳。那是大主管號召的中午聚會。雖然希望藉此促進組員們的交流,但這樣的中午用餐形式談話間不免還是和工作有關,偶而也會遇到和同事沒話聊的窘境。大家都是來工作賺錢的,誰來和你交朋友?

這一餐是每人付20歐元,享有前菜、主菜和甜點的套餐。

前菜 Sahimis de saumon, Houmous de légumes

主菜Curry de lotte et ses légumes

甜點Pana cotta lait de coco, coulis de passion

酒、飲料、咖啡另付。份量真的不多,只能靠慢慢吃和幾片長棍麵包切片來填飽肚子。我那幾位二十幾歲的年輕同事一走出店門回去上班的路上,經過麵包店居然就直接走進去買麵包和甜點再吃一餐。看來精緻飲食路線不適合我們這些吃粗飽的人。

經歷了這幾次的公司外食經驗,我發現公司外頭沒什麼好吃的又貴,便開始重新帶起便當直到封城。省下飯錢,也省下中午在那和同事討論要吃什麼去哪吃的時間。說到底就是在法國外食沒有在台灣那樣的多元,價位往往又和質量不一定成正比,外食真的是逼不得已的選擇。對我來說,有時候食物看起來再怎麼好吃也比不上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麵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