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職媽媽六個月心得

記得去年生產前還在職時,一位女同事問我和另外一位男同事如果可以選擇不做現在的工作,我們會想做什麼?我一時答不出來,直覺的反應是在想另一個工作可以比現在的更好嗎?特別是薪水方面。也許你會覺得我的直覺反應很現實、膚淺,但某種程度我覺得這是務實。任何夢想如果沒有讓自己先活下來也許都難以實現。倒是男同事毫不考慮地直接說出「全職爸爸」四個字。當時他已有一個五歲的兒子,而妻子正在懷第二胎。兩人都是獨立工作者,所以雙方得協調好接送孩子的時間。我心想對耶,全職爸爸超讚。那時我也想當全職媽媽,但小胖不認同,他認為夫妻倆應該一起分擔,包括經濟壓力和孩子的教養。所以那種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在他的想法裡是行不通的。小胖主張一起主外,一起主內,但我內心多少只想主內,因為單純多了,而且能夠自由運用時間的彈性生活更是難能可貴。全職媽媽對我來說也是種休息,拿回自己時間的掌控權、訓練自己的時間管理能力、按部就班地做自己想嘗試的事包括帶孩子。說真的這樣的生活和之前通勤上班沒小孩時比起來我覺得頗愜意。

事業心不旺盛的我帶孩子幾個月來也頗有成就感和滿足感。當全職媽媽的這段時間讓我有時間和心情去營造一個樂觀和有活力的家。除了花時間和心力,這也需要有另一半的參與。這段時間也是讓這個家重整的一年。透過居家整潔和習慣養成讓生活品質提升,隨之而來的是讓自己保持充滿能量和希望的正向心態,我想這比我每個月賺的薪水還重要。就經濟層面我也「慶幸」自己賺的比先生少,順理成章地成為可以在家帶小孩的那個人。

某種程度上我不認為當媽媽是份工作,媽媽是個身分。也不該用辛苦、犧牲等負面形容詞來討拍,因為如果真的這麼想,再怎麼值得的事都會變成不快樂。我想說的是當父母是種選擇,但這個選擇是有條件性的,不是想要就會有、就能有。不要說是孩子選擇來到這個家裡。說難聽點沒有某些動作(撇除非自願原因),不管是人工或是自然,小孩不會莫名其妙地出現。看著孩子成長,我也在學習,學習要讓自己變好,改掉壞習慣。我不希望孩子做的事,自己也要以身作則。有種說法是帶孩子的過程像是透過鏡子在看自己,也許多少和這種想法有關吧。

說真的談到養兒育女和爸爸比起來媽媽本來就有一些先天優勢。能夠感受胎兒在肚裡的胎動、能夠體驗生產的過程、能夠體驗親餵母乳的感動與被咬的痛等。這些感受不管爸爸們多努力想體驗都不可能達成。一直記得小胖期待和我一起體驗所謂的胎動。當他問我有沒有感覺到胎動時,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他只能淡淡地說他不能幫我回答,口氣聽得出來有些小失落。當我出門時,得在幾小時內回家或留下奶以防小孩罵罵號。小胖不介意我去放風,但總會再三確定我有留下足夠的糧食。他無奈地說有些事他即使想做也做不來。有時候看著還是小嬰兒的勇哥,我很好奇他到底知不知道我是他娘,還是對目前的他而言我只是母奶供應商呢?小胖說就算勇哥還不能確切地知道媽媽是什麼,至少我對勇哥來說是個特別的人,而這會比和爸爸的聯結更親密,說完他又默默地飄走…。

網路媽媽圈用語不少,諸如長子 (指先生)、神隊友、豬隊友、一打二、一打三等,有時還把先生加進去成為對打對象。倒是還沒有看到有長女之說,多少可能是因為比較少全職爸爸,又或者是爸爸比較少寫部落格或開粉絲頁,因此出聲的管道當然比媽媽們少 。

重點不是來比較爸爸媽媽哪個重要,只是我想要提醒自己,當我覺得另一半什麼事都沒做,覺得不爽時,得以客觀的角度想想自己的角色。也許有時候我們都太高估自己,低估也很努力的人。年初小孩生病時我發現自己根本是長女,也許有媽媽強人,但不要忘了也有爸爸強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