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哥週記 42】三個第一次:失控夜晚、外出用餐、參加婚禮

失控夜晚

週間某一天半夜十二點半到五點半,勇哥莫名使出渾身解數上演「不抱我就狂哭給你看的戲碼」,試著抱兒並柔性勸導期望勇哥會自己覺得被抱膩想掙脫自己玩,但無效。

這個新招數似乎攻破小胖耐力最大極限,當晚下令夫妻倆從房間撤退到客廳避難,獨留勇哥一人獨守閨房。沒料到即便我方已關閉層層房門,魔音依舊清晰。更無奈的是敵方完全不吃「供奶談和」這一套。其實是奶照喝,但器械投降、上床夢周公門都沒有。眼看我方被吃得死死的,小胖想到的戰術就是「絕不投降,來比誰氣長。」正當夫妻隊以為敵方的攻勢漸弱而暗自竊喜三秒,敵方火力再度開放,原來是小喘一會兒蓄勢待發的嬰兒戰術。到了凌晨五點半,嬰兒終於決定休息停戰,讓漫長的暫時畫下句點。

隔天一早小胖帶著疲憊但堅決的心宣布從今開始要建立規則,讓勇哥知道該睡覺就該睡覺,要聽爸爸媽媽的話。話都說到此晚上還嚴正以待準備長期抗戰 。殊不知人家嬰兒不玩了,九點前就上床而且還一覺到天亮!放著我和小胖整晚愣在客廳怎麼覺得安靜到很奇怪!也許這只是虛晃一招,隔天就會現原形。

但隔天人家還是睡好睡滿,睡到抬臀。這到底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還是我和小胖真的出運了?

翻箱倒櫃

這時期的勇哥喜歡將物品放進拿出盒子,故意流口水流到地板上、舔一舔後再用手攪和、三不五時也喜歡靠在陽台前向外遠望。自己玩得開心,爸媽也開心。

問題是才一不留心媽媽的寶藏區直接被攻陷。某天在廚房的我心想奇怪怎麼沒有聽到勇哥敲敲打打的聲音,一跑進客廳才發現老兄正在尋寶,嚇得我趕快把危險物品(即我的寶貝們)移除,深怕他吞了不該吞的東西。此事件後我直接把該抽屜清空,將美編用品全部塞進家樂福購物袋,放置一角落。自從勇哥開始暢行無阻後,我的美編小作時光就被按了暫停鍵。 不急,兒子比較重要。

隔天櫃子裡的美編雜誌也不免遭殃。 發現時現行犯正在啃蝕雜誌封面。直覺是趕快檢查勇哥是否吃了不該吃的東西,之後才仔細看雜誌受害者被殘害的程度。親愛的大勇,你這分明是逼迫媽媽趕快處理上百本的雜誌嘛!我對你這麼好為何要互相為難呢?不得不說勇哥真的是我斷捨離的最佳推手,有他在我和小胖都不敢怠惰。

外出用餐

某天實在不想開火,第一次帶勇哥外出用餐。來到 Bioburger 這家連鎖店嚐鮮。勇哥只能看不能吃,但他不依,「腰八叉。搞得我和小胖越吃越緊張,最後我靈機一動送上塑膠蓋一枚,讓勇哥品嚐,看來他還蠻喜歡的。

後來自己還找到「椅子娛樂法」,移來移去,自己哈哈笑。

參加婚禮

周末受邀參加前同事的中法聯姻婚禮。對於要第一次帶勇哥外出超過八小時我和小胖都頗緊張,擔心現在動不停的勇哥對於那麼長時間無法在地上暢行無阻會「凍抹屌」。 該不會在人家舉行婚禮儀式時在關鍵時刻時大叫一聲那不就糗了!

果不其然,還沒到市政府婚禮公證現場,在坐快間區車前往巴黎郊區時勇哥已經開始耐不住性子。折騰了好一會兒終於到了現場,證婚儀式超快速不到十五分鐘,所以我們一家人直接錯過,在外頭等看新人和合照。 和前同事們聊天聊得盡興,隨即一夥人便轉往雞尾酒和宴客地點。飯店靠近凡爾賽宮,多虧有前同事的熱情相助,讓我們一家免於搭大眾交通工具,順利直達會場。

在車上勇哥坐的舒服 ,我們也和同事聊得開心。

與會期間勇哥算是好鬥陣,誰抱都好,誰逗都笑。雖然想全程參與(下午兩點到至少半夜),但對目前爬不停的勇哥來說,要被抱著或待在推車裡那麼長的時間根本是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因此之前已告知新人我們一家無法留下用餐,只待到雞尾酒結束。真殘念!雖然還有一個可能是我拋家棄子,但勇哥還是需要我的母奶,真是身不由己。

雞尾酒結束、晚餐快開始時約晚上七點多。此時一家人其實已經累癱,但內心是雀躍的。和台灣的宴客三小時快速戰相比,法國婚裡時間長,賓客們有充足的時間吃、喝的夠、聊得夠。聊到都不知道現場還有提供照相區。照完像可以將照片貼在新人準備的剪貼簿上並留言。多虧新郎提起,要離開前才趕快照張全家福給新人留言祝福。太可惜沒有及早發現這個有趣的現場活動,照相的道具還不少,要玩起來也是要花些時間呢!

遇到年紀相仿和都有學齡前小小孩的前同事們更是家庭、生活、小孩、工作都聊好幾輪 。也在聊天中得知,不少在場的前同事們和其他在類似領域工作的賓客們都已從法國的終生僱用職轉成自由工作者自立門戶。其中一位前同事甚至淡定地告訴我自由、錢又比較多,這是趨勢!我懂,只是我根本不想工作啊!(笑)

也許是我的短期全職媽媽日子過得太快活,所以完全不眷念職場。即便有時勇哥會莫名攻擊,考驗爸媽的耐力極限,但整體而言我是很享受在家顧小孩的日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