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3 怎麼可能會無聊

週六一早6點45分鬧鐘響前,我眼睛自動張開。高興五秒後馬上和勇哥兩人眼對眼。是的,他也醒了。就這樣我們在床上拖到七點鬧鐘正式響起,全家才起床。在家的日子,特別是不用上班時,多少讓我們捨不得睡太晚,還是說這幾天下來調適較好了?

窗外依然好天氣,有春天悄來的氣息。先在床上和勇哥一起「賞太陽」,勇哥興奮地大喊「太陽、太陽」。(媽媽成功取得「太陽」這個中文關鍵字)前晚我們還在找月亮和星星。沒多久勇哥決定要去廚房找星星。

「星星晚上才會出現喔!現在它正在休息。」

「星星躲起來了?」

「對。它躲起來了。我們去客廳吃早餐吧!」

「月亮、月亮呢?」

「月亮現在也看不到,月亮也躲起來了。」

「躲起來了?」(感覺快要哭出來)

「月亮要休息。它現在正在dodo(睡覺)。」

聽到睡覺,勇哥釋懷了。他可能心想月亮真可憐,必須要睡覺吧!就這樣我們不知玩了多久月亮、星星、太陽在哪裡。

窗外有些人在慢跑。每個人都保持了很長的安全距離。我想現在慢跑的人應該很開心吧?怎麼跑都輕鬆自在,也沒有車子的干擾。伴隨著鳥聲和相對清新的空氣,跑起來應該舒暢許多。

「可是他們的自由就被限制住了,不能想去哪裡跑,就去那裡跑。」

「有跑者不就是繞著固定路線,如繞著公園來回跑,不是嗎?」

「好像是如此。」(哈哈哈)

兩個沒有在跑步的人對話多麼的沒有程度。

前晚臨時起意將房間大整理一下,成效今早呈現,心情果然好多了,連小胖都感覺世界變了,不用再走在隨處散落的玩具中。笑著和小胖說也許「關」個一年(完全不想出關),我們就能夠找回生活真正的樣貌和步調了。

吃完早餐,很有動力地整理客廳的地板空間,從地上搬到桌上的概念。看著勇哥對過去的生活紀錄感到興趣,又讓我想要繼續完成之前沒完成的生活紀錄。這樣勇哥就可以自由翻閱了。

整理中勇哥發現之前沒看到的照片,我們又開始了認親大賽問與答。除了爸媽外,爺爺和奶奶還是勇哥比較熟悉的親人。在台灣的家人只見過一次面,所以還不熟。原本預計11月要再回台灣一次,現在因為疫情,任何計劃都先暫停。這也是最安全的決定。

小胖再幫勇哥組另外一個新的軌道。看看會不會因為難度高一點,就能玩久一點以便爸媽在旁放空。答案是不會。我拿出一些「舊」玩具讓勇哥試一試。如果變簡單了,就可以收起來,空出空間放其他目前還藏起來的玩具。

勇哥在爸爸的待整理雜物堆裡翻到玩具目錄,一直不停翻略。看到火車,直接停格,不懂為何他的火車和目錄裡的不一樣。這種技術性的問題我請勇哥帶著目錄去找家裡的玩具採購大臣。「現在什麼都不能買,因為送不到喔。」爸爸說。只能說東西要收好啊!

趁著勇哥午睡,又開始手癢。邊做邊想怎麼會有時間出門?在家裡能做的事實在太多了要關我多久,都可以,但我得先確定有足夠的雙面膠。

早餐蘋果派,下午甜點蘋果馬芬。減少蘋果儲藏量外也彌補一週來都沒吃甜點的小遺憾。

晚餐由小胖準備。我陪勇哥玩。他挑了一個我從小沒在玩的樂高。其實兒子比我還會,不只要組什麼,所以隨便亂組。心裡想要組蛋糕,但勇哥硬是要放兔子、恐龍。小胖煮完飯看到這個抽象成品,一言不語,皺起眉頭。他可能心想這什麼鬼東西。

疫情發展至此,我本認為民主國家的人命較值錢,國家願意動用軍警運送病患到醫療尚未飽和的地區。但這個說法只對一半。當醫療資源趨近飽和,必要做出誰能就醫、戴呼吸器、住隔離病房的決定時,人命再如何不可被取代終將被放棄。

晚上隨口問問小胖最近有什麼新消息。看他嘆個氣。

「法國人輿論適可而止吧! 一直在說法國政府不同意「奎寧」療效是因為這個藥不貴,政府想要圖利藥商。怎麼不去檢視,這位有名教授的研究方法,甚至有造假部分。輿論批評政府對這個可能解藥毫無作為。但怎麼不說政府有宣布政令目前禁止奎寧出口,同時正在做測驗。誰叫這位所謂的專家的實驗多麼不可信。」

在有任何明確的效果之前,應該不要再給這位所謂的權威版面了,這當然不可能。現在的新聞就只有武漢肺炎,不能不關心,能選擇的就是控制新聞攝取量和其來源。

20200328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