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5 新任務

夏令時間延後一小時的後作用力在今天早上才慢慢浮現。起床時還頭昏腦脹,請小胖幫我準備咖啡的同時還必須隔空品嚐勇哥幫我精心準備的虛擬早餐。看他心細地提醒我燙燙,要趕快吃時,我也只能慢慢品嚐(得裝一下很燙嘛!),心想咖啡到底何時好?等阿等,順便陪兒子「賞太陽」。

勇哥吃完早餐先和爸爸玩,媽媽尚未回神。

換我接手勇哥的第一件事是先換掉睡衣。今天開始可以看時機穿短袖了。

除了自己玩,看相本是最近興起的小活動。

因為我整個人還在週末模式,非常難以進入工作狀態,就先來看看今天(最近)有什麼新聞。一早先是一系列志村健因武漢肺炎過世的消息。德國洲財政部長因擔心疫情對經濟造成的衝擊而自殺。台灣跨越三百確診案例,法國跨越四萬。感覺上幾乎每一、兩天就有一個名人染病,對抗疫情再多的小心真的都不為過。

前天晚上晚睡主要是為了看法國第二電視台關於武漢肺癌的專題報導,之後還有另一個節目主要針對台灣、中國、韓國和日本「四」個國家對於這次疫情的處理方式。最終我沒有全部看完,因為實在太晚了。報導中除了直擊醫療人員在緊急加護病房和急診室的工作過程外,其中還訪問一位在巴黎公立醫院急診室工作的女醫生。工作後回到家她還需要面對五位小孩,其中至少兩個還在睡嬰兒床。那一幕真的讓我看了好慚愧。對於這樣能夠兼顧多子的職業女性我真的是打從心底的佩服,而且還是那麼高壓性質的工作。

疫情開始在法國爆發時,小胖的客戶大受影響。在封城第一週就斷然結束公司內的所有外派業務,所有公司內部員工直接報 80% 或 50% 技術性失業,且為期至少六個月。小胖的任務也因此馬上在當週結束,他只有兩天做完交接就得走人,完全等不到一般合約的一個月前通知期。這個臨時的決定對小胖來說有點可惜,因為他的專案進行的非常順利,眼看六月就會百分之百達標,突然喊停也只能殘念。但往好處想小胖就不會那麼忙,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多一人分擔家務)。正當夫妻兩期待封城第二週開始生活步調會比較「符合人性」時,隔週星期一近中午小胖就接到公司電話告知可能會有新任務。什麼?全家享受「多一個人力」還不到兩個小時就要被翻盤?封城第二週小胖開始忙著新客戶電話面試、討論專案等細節。此時我還抱有他不會被錄取的希望。但不幸的是第三週才一開始,昨天他就收到確定新任務的通知(客戶到底有多缺人?)。對我來說這個消息可真是晴天霹靂,家裡當然比公司重要,特別是在這個特別時期,那麼多人可以不用工作,怎麼會把自己搞得更忙?我們說好的這個時期千萬不要太累,要趁機好好「休息」呢?

然後今天中午又接到來電通知任務本週開始,晚上小胖的「上司的上司」會專程開車將從新客戶公司那拿來的筆電交給小胖,讓他隔天馬上可以開始衝衝衝。

「有必要那麼急嗎?你上司的上司不會還特別申請必須外出工作的單子,再開車送電腦來給你?」

「的確是這樣的。我等下得刮個鬍子,再換衣服下樓。」

這臨時的消息馬上打亂我們家的腳步。原定六點半要送電腦來, 後來「上司的上司」八點多才到。但小胖下樓不到兩分鐘就回來了。

「怎麼那麼快?你和上司的上司拿筆電時有保持一公尺以上的距離嗎?」

「有。我箱子一拿到就上樓了。」

「你們公司那麼缺錢喔?這個時期還要馬上上工,實在是很不幸運耶!看你那麼快就上樓似乎是不想在外多逗留?」(說不幸運是因為其他沒有任務的同事們可以什麼都不用做,但領全薪,那才是真正的休息啊!)

「是啊!我要先來消毒筆電。」

「你的電腦看起來是全新的耶!」

「基本上是,但技術人員有動過,所以還是需要消毒。」

就這樣整台筆電酒精擦拭,徹底消毒。晚上一次,隔天早上又一次。然後我們家平日打仗時期得持續,才週一我已經在想週末了。(金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