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17 熊寶貝

法國學校停校已兩週半,不意外開始出現「小孩程度會落後」、「家庭資源不同造成學習不公平落差」等輿論。法國教育部長也指出約 5% 到 8% 的學生老師聯絡不到人。法國政府想到的補救方式不外乎是讓老師能寄送紙本教材給家裡沒有電腦網路的孩子、復活節期間免費提供給部分學童的免費網路教學、甚至暑假舉辦免費的教育式夏令營。(新聞來源)有些評論直白的指出如果兩週就會落後那麼之後落後是遲早的事。對於這樣所謂學習落差的消息我其實很不以為然,但也能理解不是每個家長對於天天在家陪伴和教導自己的小孩都有興趣或能夠執行。當國家教育體制凡事都以家庭收入來做為收費條件時,不只容許,某種程度也鼓勵將養育小孩的責任完全放給國家。小胖到是認為對於放任小孩不管的不負責任家長,應該減少或取消他們的小孩福利補助以示警惕,但在這凡是都講求對某些族群公平的制度下是不可能出這招的,不然人民會暴動啊!

我視這個封城時期為我和小胖能和勇哥無時無刻在一起的珍貴時期。而且現在春暖花開,不是陰冷白天短的冬天,不可否認有時候光是深呼吸都覺得幸福。

比起已經要上學的小朋友們,勇哥每天就是單純的生活。按照自己的步調從生活中學習。沒有進度表,沒有作業,沒有評比,沒有壓力。我曾開玩笑地問小胖會不會開城後有股「自學潮」,興起一波家長們決定讓孩子在家自學的風潮。得到的回答是「不可能,你想太多。」也許,但我認為那也是幼兒學習的另一種可能。

隨著小胖新任務如火如荼地展開,早上我必須盡量將工作排開。特意提早一到兩個小時開始工作,之後陪兒子玩、共讀,等他可以自己玩或午睡時再繼續工作進度。

一整天隨時得注意信箱有無來信,如有是否需要馬上回覆。這不是工作量大不大的問題,是有個東西一直掛在心上的不順暢感,就像便祕一樣,肚子悶悶的。

今早和勇哥的主要活動是打扮他的熊寶貝和帶熊去陽台看風景。邊幫熊打扮,我有股想把勇哥小時候的衣服搬出來幫熊變裝的衝動。突然想到鞋櫃裡還有勇哥之前的鞋子,衣服都穿了,鞋子和襪子也一起。裝扮差不多就可以開窗去陽台溜達了。

我們母子在陽台上吹風吹了足足快兩個小時。期間勇哥還高歌數曲,不時關心小熊是否會冷,照相也要確定熊會入鏡。時不時將牠緊抱,彼此深情對望。看得我都捨不得拆散他們,就在一起吧!(灑花)

小胖早上十點到中午都有會議,為了多爭取些時間,有時我會提早一到半個小時讓勇哥先吃飯,前提是他已肚子餓想要吃飯。這樣等爸爸開完會,就能接手。我們合力的目標就是讓勇哥可以午睡。本想等勇哥午睡時試作巧克力蛋糕,但他一直不睡,只好先做了。最後還是吃了蛋糕才願意夢周公。但等待是值得的。也因為有個小甜點,下午工作時特別起勁,自認專心度十足。

晚間飯後來些靜態活動。現在就是將儲備玩具一一開箱的好時期。希望勇哥不要誤以為聖誕節快到了,幾乎每天有一拆!

難得拿出頗重的單眼相機幫兒子照相,但動作要快,不然很快就會被發現,然後現場直接變成「勇哥檢視成果大會」。

過了今天,感覺好像也沒有再特別為昨天的「螢幕意外」感到難過或生氣,反正事情的發生了。我的算盤是這樣打的,等之後我的螢幕升級,這台有故事的螢幕就留給勇哥長大後自己使用。自己闖的禍自己承擔的概念。(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