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25 虛擬線上大會和社會亂象

今天是封城以來第一次全組線上晨會咖啡時間,早上九點開始。我準備了一杯咖啡,邊聽邊喝。主講人是有多年外派美國和香港經驗的大主管,還好主管很能講,二十多人的虛擬咖啡時間才沒變無聲。只有一位幾年前從巴黎搬到倫敦定居的同事有開視訊,那我就不開了。會間得知有我不熟的同事中標,某位同事和主管本身也有認識的人中標,也因為是親眼見證被病毒侵襲後的脆弱,聊起病毒的可怕性更是心有戚戚焉。講著講著會議氣氛又沉重起來了。

主管提及美國的現況,在芝加哥和路易斯洲有因種族被醫療歧視案例。這在法國是無法想像的,就算沒錢沒身分的黑工都不能被拒醫療,更別說是有居住權的本地人。雖然我對法國鼓勵「光吃不做」的社會主義制度嗤之以鼻,但我認為基本醫療生存權利還是要保障,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不願意生重病。

主管也提及他對當時外派香港時,對當地公立醫院醫療制度的完善感到欽佩,也許那時還沒有過多的中國居民強奪當地醫療資源的問題吧!線上晨會主要是讓全組人還有些接觸,哪怕只是掛名在參加人員名單上。不然如果沒有在同一項目一起工作,彼此平時的交集幾乎是零。

記得封城一開始,公司就有通知提供免費線上或實體的心理諮商服務,算是有提前部署。我能理解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喜歡待在家裡,沒有見到同事也不會想念。某次會議前當我提起有個小孩每天在家怎麼可能沒事做時,一位單身的同事則說一個人關在家太久的孤獨感也是會令人發瘋的。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我能做的就是在生活中縮小不喜歡的「苦」,放大喜歡的「樂」。

比起談工作,和勇哥生活有趣多了。

一早起床就開始迎接熟悉,但未知的一天。今天怎麼過,勇哥的心情幾乎決定了以大部分。他如果開心,性情穩定,工作上的任何鳥事就真的只是鳥事。

早餐繼續吃前天剩的梅乾蛋糕,搭配蘋果和咖啡或牛奶。勇哥吃的滿足,對湯匙仰慕的神情更是讓我會心一笑。有這麼欣賞湯匙嗎?

工作時只要勇哥能自己玩就是幸運,如果他在睡覺,那就是超級大幸運。

有時玩得太高興,還會說「媽媽媽媽,你看!你看!」此時雖然工作到一半又要分心,但家庭氣氛是和樂的,爸爸則繼續關在房裡開會當隱形人。

火車玩完倒樂高。中途也不忘將嘟嘟們帶去小床上蓋被子小睡。

樂高完玩又要求別樣。我會組火車,但難度較高的組裝還是需要小胖。硬是傳訊息問在房間開會的他可否空出兩分鐘出房門幫我解圍。小胖一看就說組這個需要不只兩分鐘。(笑)

封城至今,工作和陪伴兩者之間繼續拉扯。不用找平衡點了,因為怎樣都是只能各做一部份,哪裡來的平衡呢?各做一半還是覺得花在育兒的時間上不夠,因為時間被工作占據了。只能警惕自己不管是工作還是育兒都要專心。工作專心是為了可以快點結束擺脫,育兒專心是為了能夠體驗和孩子相處不可逆的每一刻。

晚上六點換小胖和同事們線上聚會聊天。之後晚飯留著最後的體力回到家庭生活的日常。今天台灣輿論新聞都在討論世衛組織的譚德賽。透過一句譚德賽「去甲賽」可以讓人笑笑,舒緩一下怒氣,但台灣受中國打壓,參與國際組織困難重重的現實還是難以破解。身為長住在法國的台灣人我則覺得近兩年來法國社會氛圍很混亂,多次質疑那種厭惡想吐的感覺是否對照著我對法國開始感到水土不服。小胖聽了我的疑惑,淡淡地說這不是法國人的錯,多少是網路社群的問題。現在專家和「黑白講的路人甲」在社交平台上有同樣的發聲權。而這讓網路活動力強 (部分意旨時間多的好戰人)的人更有擾亂社會和人心的武器。是啊!抱怨和濫用社會資源的事一直存在,但網路讓一切變得更透明(可上網搜尋資訊),在社交軟體的助燃下,任何五四三的假新聞都能以超低甚至免費的成本製造有形和無形的社會混亂。時間寶貴,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平靜的心,不要讓這一切輕易的打擾我。即使如此堅定,今天原本平靜心情還是被小胖提到一則關於因封城要給原本就有補助的家庭更多補助的新聞又起了些漣漪。為了不要整晚無濟於事的氣噗噗,我決定不要再去多看細節了。其實也不能怪小胖,他試著瞞著我偷偷在廚房和小胖媽聊天時提到這則新聞,但無奈還是被我隔空雷達監聽到「補助」這個兩個黑字,質問是什麼新聞。

一轉眼又要到小週末了,少了先前的興奮,多的是謹慎思考當前生活的最佳模式。

20200409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