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28 新聞隨評

一早看新聞血壓又上升。文中主要是說封城讓「弱勢家庭」生活更加困難,所以政府要給更多的補助!每當有類似新聞我都會想要更深入地去了解個案,但很多時候不追究還好,看了報導細節才會覺得不值得同情,然後我又「冷血」了。例一,一位單親無業媽媽有個八歲小孩和一個小嬰兒。「平常小孩午餐在學校吃,費用有家人幫忙付。自從封城以來,這位媽媽必須負責小孩的午餐和點心,她試著給小孩會讓他開心的食物。」需要負責小孩的三餐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啊!不然你以為呢?小孩是只要生出來就不用養的嗎?還是國家養就行了?再來,那位平常幫忙支付的家人不能幫點忙嗎?無業又無法獨力養小孩,還有個小嬰兒,直接的反應是這是生來領更多補助的嗎?例二,一位三十多歲的單親媽媽和她五歲的女兒住在社會住宅。她表示封城改變了她們的飲食習慣 。「她們飲食花費多兩倍。因為不出門,所以更嘴饞,會吃零食之類的。當她女兒拿起一包洋芋片坐在電視機前,媽媽很難拿從女兒手中拿走洋芋片。」這位媽媽的情況更讓我哭笑不得。雖然我很想說那就不要買洋芋片或自己學習在家用馬鈴薯做洋芋片較便宜或家裡乾脆不要放電視之類的建議,但這攸關每個家庭的教養方式不同,也許很難一時改變。單親媽媽一人養小孩很辛苦我理解。試想如果我得一人扶養勇哥,體力上我可能就吃不消了。但如果能報導更說服人的案例或更深入地解釋案例面臨到的困難也許較容易讓和我有同樣想法的讀者有同理心。也許是右派費加洛媒體的報導,所以重點不是要讓讀者體會和認同吧!

另外,有團體表示有些人半失業、打零工或甚至打黑工來維持他們的基本生活。然而我無法對打黑工同情。藉由打黑工而逃避稅制或因為沒身分而打黑工,當沒有工可以打了,理當沒有領失業救濟金等資格,而這又能怪誰?如果輕易將非法合法化,那誰要花時間精力去走合法的程序?

文中也提出學校午餐是很多孩子唯一正常的一餐。這是報導中最令我不解的一點。試問這些小孩的父母把政府給的補助都花到哪了?早餐一杯牛奶、一片塗奶油和果醬的麵包,拿到的幾百歐元補助付不起? 點心簡單用麵粉做的各式糕點如馬芬,晚餐最便宜的各式麵條、蛋、當季較便宜的蔬果不能吃嗎?為了幫助「受困家庭」,左派巴黎市政府決定發放 350 萬歐元給 28579 個家庭 (52000 位小孩 ),平均一個小孩拿到 67.3 歐,文中沒有特別指出補助的期限,但四月政府又有更多的補助要發放,所以我預設這可能是只算三月的「救急」補助。還是一句話,養不起就不要生。當然生小孩這件事背後可能有很多「意外」,在此不多述,這要討論都可以寫篇論文。每當我想到我和小胖要生一個孩子之前所做的種種考量,就會覺得別人生好像都好容易,有些還真的想都不用想耶!

最後社福組織還希望政府發放給部分家庭每人每個月 250 歐的「特別獎金」,總計需花費 20 到 30 億歐元。而這些家庭平常拿的各式補助中還包括小孩每年九月開學的現金補助。 我的老天爺,吃人吃夠夠,我頭又要暈了!現在是坐在那說「我很窮」,政府就有義務讓你覺得生活無憂無慮嗎?請這些社福團體自己去募捐,要散錢請散自己賺的。會不能理解也是因為平時有在記帳的我算過如果靠政府的補助,我都可以養得起勇哥,為什麼別人無法?錢怎麼花的?當然可能沒能像有薪水時在物質上提供上沒顧慮,但吃飽絕對沒問題。可惜雙薪家庭如我們家只有繳最高費用的份,一毛補助也分不到。一早就要消化這種社會主義新聞,睡意全消,整個人瞬間清醒。還是來看看兒子和老公在做什麼心裡比較踏實。

起床後的日常,故事書和早餐。

摺疊書繼續發揮功效。可以當作車子滑行路線柵欄。

繼續玩和畫畫。下午也找個空檔讓勇哥和在台灣的阿公視訊。對台灣的家人勇哥還很陌生,阿公獻唱兩隻老虎看看能不能藉此拉近祖孫間的距離。有視訊還是有差,現在勇哥看到照片都會叫阿公了。

屋外天色微陰,綿綿細雨。陽台自拍,有拍有回憶。左邊剛睡醒,右邊逗一下。

看到我在整理相片,勇哥又湊上來。分他幾張照片讓他看看他自己。練習撕紙膠帶也是個活動,庫存紙膠帶就算不能撕一輩子,也夠用半輩子。

雖然是週末,我還是有工作一下,希望能夠趕一些工作進度來應付下週可能隨時遇到的突發狀況。晚上十點半,勇哥精神依舊不錯,還在床上做體操,奮戰到半夜才願意入睡!勇哥倒了,撐了好一會兒的爸媽也徹底的昏了。

20200412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