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日記 30 完結篇 總統演說過後

早餐後先是和小胖閒聊前晚的總統談話內容。這個令我們失望的演說破紀錄有三千六百萬的收聽人次。對於五月十一日之後開放托嬰中心、小學、中學、 高中,但不開放大學、電影院、餐廳、博物館等公共場所,我們不解這個毫無邏輯的「暫時決定」。可別忘了封城前可是先決定關閉學校,幾天後才決定關閉非必要的公共場所。取消非洲國家的債務,那誰來取消法國的債務?電子追蹤採自願性,如此一來這個政策有跟沒有還不是一樣?部分家庭補助大放送,雙薪家庭就只能活該靠自己。誰幫助我們顧小孩讓我們能全職在家工作呢?相較於部份小孩可以同時享有爸媽全心全意的陪伴(因為可以拿補助不用工作)的同時,在家全職遠距工作的雙薪家庭的小孩得承受父母可能忙不過來的負面情緒,這不是歧視是什麼?

和平常上班日一樣 ,整日作戰。好不容易等到小胖中午有個空檔讓他帶勇哥下樓騎滑板車好讓我工作和耳根靜一靜,沒想到才三十分鐘就打道回府。下午開會前三十分鐘試著哄勇哥午睡,失敗。只好戰戰兢兢地線上開會並請小胖給我一小時,之後我們再交換顧人。勇哥有時可以自己玩幾分鐘,我斷斷續續找幾分鐘的空檔工作,每一次的思緒重整都是腦力抗壓測驗。今天比較不順,因為勇哥完全不午睡,一度一定要陪玩。望著桌上打開的工作筆電,坐在地板上陪玩,心裡不自在,很糾結。封城以來我一直在忍耐這種時而出現讓我胸悶頭脹的生活狀態,但此時此刻有種忍不住想吐的感覺。而我心裡明白,問題在於得同時進行幫人工作和陪伴自己小孩。

隨即轉頭問在同樣空間,正戴著耳機在開視訊會議的小胖需要工作到何時?他直覺地回覆:「還有很久,要做什麼?」這個回答非常令我不滿意。我也有公事要處理,何時輪到我可以「趕進度」和回覆同事?即使試著輪流陪伴,有些時候我和小胖都在工作,勇哥想要我們其中一人陪玩,卻沒人走得開導致他開始「歡」。回憶到這些畫面我不禁悲從中來,此時此刻我深深覺得有工作是個吃力不討好的懲罰。

跪坐在地板上,眼前的勇哥正在推著他的小火車,時而抬起頭來說火車不見了(因為過山洞)並期待我回覆他。一邊嘴上說「對看不到火車了」,一邊看著他,我竟然不禁落淚。如果只是靜靜地順著孩子陪他玩,還能忍住分身乏術的無奈,提醒自己要活在當下,珍惜和孩子相處,工作可以等,晚點再說。但當孩子在右手邊不停的盧,左手邊的另一半不停地視訊工作,夾在中間的我爆炸是遲早的,那是種力不從心的無助感。

下午五點就在火山快爆發的那一瞬間,我藏不住淚水大喊一聲我「不行了」!隨即丟下父子在客廳,自己躲進廁所。很生氣,真的很生氣。在勇哥不停的大喊下,小胖也不得不停下工作,中斷和同事的談話前來了解情況。回顧第一天的封城日記,原來那種無助感從沒消失或改善過,只能靠週末來舒緩和調適,然而現在連週末我都得找出幾個小時工作!和小胖長談後決定必須尋求幫助,因為當我在勇哥身旁「陪玩」時會看著他在他面前不停地掉淚,我知道我的狀態已在極度勞累(Burn Out)邊緣,隨時都會精神崩潰。再次看著不知所以然的勇哥,我知道得避免這樣的情況發生。

 

20200414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